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体育旅游值万亿?体育产业GDP注水游戏何时休

2018-10-02 06:23栏目:体育政策
TAG: 体育 万亿

体育旅游值万亿?体育产业GDP注水游戏何时休

 
   

  自从2014年《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俗称“46号文”)提出中国到2025年体育产业要达到5万亿的目标后,体育产业概念热度瞬间爆棚,各种有关体育的政策红利随后扑面而至,各种爆炸式的指标数字让人目不暇接,一时间让中国体育产业从业者们笑得合不拢嘴。

  单单以2016年第四季度为例,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中国健身休闲产业总规模达到3万亿元,随后国家旅游局与国家体育总局则联合发布了《关于大力发展体育旅游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体育旅游要达到1万亿规模。而当国务院推出《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意见》(俗称“85号文”),其中涉及到体育养老的部分再度让人精神振奋……但当所谓的“体育政策红利”越发越多、各种文件漫天飞舞美不胜收时,不经意间低头看看中国职业体育的现状,终于忍不住咂摸一下嘴,总觉得哪里不对。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众所周知,美国体育产业是美国GDP发展中最稳定的支柱之一,其常年稳居GDP总量的3%左右。而中国在近年来体育产业飞速发展的情况下,这一数字也仅为0.7%。如果这种差距本已经让人产生落差的话,那么只消稍稍解构一下双方对体育产业的估算方式,你会更加茫然。美国的体育产业在核算时只列进来了三大项:体育赛事、体育竞技和体育传播,这三方面每年总值就达到5000亿美金左右,显然,美国体育产业在估算时只列真正与体育有关且是体育核心产品的那部分。而中国的0.7%则把体育鞋服等各种外延收入统统计算入内。

  一个只核算体育产业的核心产品,一个则把稍稍跟体育沾边的收益全部计算入内。显然,这两种体育产业的GDP核算办法中总有一种过于粗放,甚至有为了拼凑数字而不择手段之嫌,更难听的话叫挂羊头卖狗肉。当然,在体育产业发展初期,这种粗放型的算法短期内有助于激励各行业投资体育产业发展,但这种美好的预期真的就能收获想要的结果吗?

  先看看美国的做法。在北美产业分类体系(NAICS)中,从一开始就将体育产业与其它行业切割的非常清楚。体育产业完全是以竞赛服务为核心,而所谓的体育旅游、体育服装、体育地产、体育建材等跟体育有交集的所谓体育概念行业统统被划分到了其它产业类别中去,把这些外延产品切割后,剩下的那部分才是体育产业的GDP。但越是如此不给体育面子,美国体育产业却越发展越快,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赛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进入快轨道,而在上世纪90年代,体育产业最终成为了全美第六大GDP支柱,直到目前,体育产业仍是全美最稳定的经济支柱之一。

  究其根本,一个核心的原因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在1960年代初出台的相关体育法令均是十分精准地针对体育产业核心产品而发布的法令。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关于体育电视转播权的反垄断法,而这也最终促使体育版权成为美国体育赛事的最大收入来源之一。美国的体育政策红利往事对于当下的中国最核心的启示之一恐怕就是:体育政策红利贵精不贵多,只要政策能把核心问题解决掉,体育产业就能健康发展。

  而反观当下的中国,唯一一个真正直面体育产业发展的政策红利其实只有46号文罢了,其余的政策红利无非都是捎带手拉体育一把罢了。而唯一正面激励体育产业的46号文全文也没有任何一项像美国体育反垄断法那样对中国职业体育的核心阻碍——版权过于廉价提出建设性的措施。反倒是在无限放大体育产业外延方面,这种所谓的“政策红利”却越来越多,旅游、养老、医疗、地产……明明是主要针对其它行业的政策红利,却偏偏要在里面加一句体育。那么未来诞生的体育旅游、体育养老、体育医疗、体育地产的GDP是否也会算到体育产业中来呢?即使真的靠这些体育概念产业凑足了5万亿,那么这对核心部分的体育竞技又有多少真正的益处呢?

  一个必须引起警惕的现象就是,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正在越来越普遍,而所谓的政策红利却渐渐有变相鼓励之嫌。如你所知,自从2014年的46号出台后,各省市也开始纷纷根据46号文公布的5万亿来制定自己本省市的体育产业GDP指标,一个个把胸脯拍得震天响,原本的5万亿指标最终生生被抬高到了超过7万亿的惊人地步。这种GDP文字游戏对于各地政府而言早已习以为常,拼凑GDP指标的办法更是信手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