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贾康:深化供给侧改革,促进文化产业创新

2019-04-10 00:20栏目:产业热点

对照我们这次讨论的“一带一路”主题词——文化自信和产业融合,我试着从这个视角说一下自己的看法。首先还是讲一讲我了解的“一带一路”,这样一个被称为重大倡议的实际发展规划还处于推进过程当中,处在中国追求现代化和平发展的中间,我认为它代表了一种新阶段。在我们自己有了改革开放一系列的进展之后、在“走出去”这个概念之下,现在成体系的是“一带一路”——实际上是网状的向西为主的这样一个,和外部世界更多更紧密更深入的交流。那么这个大倡议内涵的“走出去”为什么叫向西为主呢?

我理解是这样,因为在实际生活中间国际社会中有合作有竞争,不可能向东,太平洋方向是更敏感的、美国作为头号强国高度关注的这样一个区域。美国因为有了中国的追赶已经在两国关系上有了一个“美国要打压遏制老二”的新阶段,大家都关注美中贸易摩擦升级,实际上是中美之间新的博弈。但是往西为主是相对容易的,是在合作方面进一步利用潜在空间取得进展的主要方向。陆上就是有了规划通过和陆上沿线经济体、沿线国家合作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想要进一步打开局面的纵深和空间,还需要海上通过水运形成的主要的一些连通路线各个节点进一步发展。在合作中推进互利互惠这样的经济活动为主的交流,而带出更综合的中国和平发展和其他经济体追求共赢的局面。

在表述上早已经有“五通”的概括,我觉得总结得还是相当不错的:政策沟通、设施连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政策沟通当然是在追求和平和共融的趋向下最容易取得共识的切入点,是一个出发的原点,不同的经济体不论什么样的发展政策,沟通起来当然会形成共同点,像中国向西的经济体一般都是欠发达经济体,迫切需要在中国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些经验之后通过基础设施、产业集聚、区域增长点方面的培育,来推进他的升级发展,这方面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确实在基础设施建设、架桥修路、开发区等方面,可以给人家提供所需要的一些经验和相关投入要素。

后面跟着的自然是设施连通,陆地上各种各样的大通道交通设施建设,上面节点、枢纽、产业园区、物流中心、宜居城市的建设,水陆、海运有港口,有相关的后勤补给中心,有各种各样相匹配的通讯设施等等,都是自然而然的设施建设带出来的。

设施建设后边跟着的是什么?首先是经济生活里面的互通有无的贸易畅通,这自然而然就跟上来了,“比较优势”在经济学原理层面早就说清楚这个道理,不论经济体是发达还是欠发达,总有一些可交易的物品。中国是发展中经济体,和美国的贸易不断扩大,一个高端一个低端,各有各自的比较优势,前些年在没有贸易摩擦升级之前,双方有一个主基调的发展过程,到了一定时候情况变了,也并不否定中美之间仍然有以后互通有无互利互惠的贸易,中美贸易之间不可能归零,跟其他经济体更是这样,虽不能说完全没有什么紧张局势,更多的还是大家做生意,这个比较优势之下的互通有无带来的是货畅其流,各地的土特产更好地卖出去,而更多卖出往往带来它的增值,异地交易用老百姓的话说可能一下子卖个好价钱,价钱上去以后收入上升,跟着潜力会进一步释放,货畅其流跟着的是地尽其力。从初级产品来说农业和土地直观看发挥作用的潜力打开了。货畅其流、地尽其力紧跟着的就是人尽其才,人力资本的培育跟着要上来,教育的发展,医疗的发展,整个人民生活更有质量,这样的贸易畅通是经济学原理早已经揭示的,在生产力这个概念之下提供有效供给适应人类社会的需要,会又产生一种综合的效应,从经济推及社会、推及文化、推及综合发展,这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匹配,就是第四句话——资金融通。

资金融通无非就是把钱比较多的这部分人他们的可用资金,怎么样更好地做理财调节出去,去帮助那些急于用钱、自己钱又不够的主体。得到融资支持,是互惠互利。资金的融通在现代社会里已经被邓小平评价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就是金融概念,又加上了新经济、高新技术产业支持科技经济,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融合里当然面对一系列的挑战,怎么控制风险,怎么防止“核心变空心”。在中国,现在金融要坚定贯彻中央精神,修正脱实向虚的偏差,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升级换代高质量发展。这种资金融通一定是全球化的,在全球范围之内我们看到金融机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最主要的银行都已经有外资,我们也走出去,我们的“一带一路”上面有亚投行,有丝路基金,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进一步发展的融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