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猫眼娱乐郑志昊:如何“做大平台,做深产业”?

2019-03-20 21:34栏目:产业动态

100多年前,“1896”是电影首次在中国内地放映的年份。2019年2月4日,猫眼娱乐在港交所敲锣上市,其股票代码便是“1896”。

年度票房突破600亿元、年初一预售票房破4亿元、2月票房破110.9亿元、新的市场纪录接连创造……中国内地电影的每一次突破,都有猫眼专业版在第一时间传达捷报。

更让猫眼CEO郑志昊欣慰的是:“三年前,人们晒电影票房所用的数据源有好几个;如今,越来越多影视行业人士在用猫眼专业版的数据判断市场。”

猫眼不仅是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纪录的见证者,也是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成长的亲历者。猫眼今年深度参与了春节档电影市场运作,成为2月份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持续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郑志昊表示:“要为行业创造价值,与行业一起成长。只有做正确的事情,才能够真正推动整个行业进步。”

猫眼为什么能高速成长?

“猫眼公司的基因和其他公司不同。”在郑志昊看来,猫眼公司有三大基因:一是移动互联网基因;二是O2O基因,具备线上线下协同运作能力;三是娱乐产业基因。

“在此基础上,当我们进入娱乐产业的时候,建立了票务服务、发行服务、媒体服务等执行力极强的团队。”郑志昊说。

2012年,猫眼开始作为美团的娱乐部门开展在线电影票务业务,2013年推出猫眼APP。2016年从美团点评剥离,经过3年快速发展,猫眼已经成长为一个综合性的互联网娱乐服务平台。

“从2016年到2019年,猫眼的业务形态在持续迭代,从认知、能力到平台服务一直在升级,从单纯的在线票务平台扩展到全产业链、多个业务领域。”郑志昊说。

2016年郑志昊出任猫眼CEO,并且确定了猫眼“一横一纵”的发展战略。在这一战略下,独立运作的猫眼从两个方向上展开业务拓展。

猫眼一方面重点建设“横向”平台能力,除了票务平台之外,猫眼从互联网出发,陆续建立大数据平台、宣发平台、媒体平台;另一方面加大产业链“纵向”拓展力度,开始向上游发力,涉足电影主控宣发领域。

猫眼2016年主控发行的《驴得水》成为当年黑马,此后的《羞羞的铁拳》《捉妖记2》《后来的我们》《邪不压正》都成为当年拥有较大市场影响力的影片。在2019年春节档,猫眼为多部影片提供平台支持。猫眼出品发行的《飞驰人生》《流浪地球》《熊出没·原始时代》等影片的市场表现都很好。

“从投资出品、宣传发行到影院服务,我们打通了影视娱乐产业全产业链,把影视产业链各个环节线上化、互联网化。”郑志昊说。

2016年从美团点评分拆出来的时候,猫眼没做更多融资,但猫眼为什么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郑志昊对此的解释是“关键在于能不能真正为行业创造价值”。

猫眼从在线票务切入,逐步进入基于数据、信息、智能化判断的互联网发行,进入线上线下资源的组合,进入影院场景、非影院场景、媒体场景及地方媒体各板块的组合,动态调整宣发策略,每一次横向、纵向的平台拓展、产业布局,都为行业带来认知的加深及市场运作成效的提升。

郑志昊通过猫眼媒体平台为影视宣发提供支持的案例,来说明该平台的价值。

2018年,猫眼媒体平台成长很快,特别是微信小程序、短视频等增长迅速。猫眼通过跨平台的新媒体矩阵为《来电狂响》《白蛇:缘起》等电影提供宣发支持,帮助影片与年轻一代观众沟通交流,获得极高的曝光率。

“《来电狂响》是贺岁档电影中最晚拿到发行放映许可证的,但是上映后连续两周成为日票房冠军。《白蛇:缘起》的票房超过4亿元,也让更多人看到动画电影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希望。”郑志昊说。

猫眼的目标是“大娱乐”

尽管猫眼在电影票务和电影发行领域已经取得明显的领先优势,但郑志昊强调,猫眼不是一家电影公司。“电影是猫眼主要服务的一个领域,也是猫眼在文化娱乐产业和互联网平台长期能力建设的出发点,不是终点和目标。电影领域积累的能力和资源,包括大数据、用户、信息服务等都可以助力行业成长,也让猫眼进入娱乐产业上下游。”

郑志昊表示,猫眼也不是一家纯互联网公司。猫眼既是一家从O2O战场里走出来的公司,也是娱乐文化产业的一员,是一个“互联网+娱乐”综合服务平台。

猫眼上市招股书显示,其主要业务包括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广告服务及其他。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2018年前三季度电影票务总交易额计,猫眼是内地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服务平台,市场份额达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