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开放银行”成银行业转型新赛道

2019-01-04 17:11栏目:产业动态

  开放后台、万能连接、无处不在……这些前景足以刺激银行业的神经。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2018年以来,无论是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还是民营银行,都纷纷推出“开放银行”战略。针对开放银行的快速发展,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陈立吾此前透露,将加快出台指导意见。专家表示,得益于金融科技的领先,我国有望在开放银行这一领域领跑全球,小银行将借技术优势“华丽逆袭”。为使行业更健康发展,业内人士建议,监管层应明确业务边界和不能开放内容,在完善监管框架的同时为银行业务创新留出空间。

  迈入快速发展期

  “开放银行”又称“平台银行”,是指商业银行开放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端口,连接各类在线平台服务商。银行通过与服务商合作,开展各种基于具体、特定消费场景的服务。

  从国际看,澳大利亚政府在2017到2018年预算中宣布将引入开放银行机制,2017年8月发布实施问题报告并征求公众意见。英国率先推行开放银行战略,包括汇丰银行在内的9家机构于2018年1月13日起共享数据,使英国成为首个实施开放银行理念的国家。

  “在中国,伴随金融市场改革与金融科技兴起,近年来,从新兴的民营银行到股份制银行和大型银行,纷纷向开放银行转型。”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业务三部主任杨彬看来,开放银行有三个显著特点:秉承以服务用户为中心的理念;通过API接口或SDK等技术实现银行与第三方之间的数据共享;构建一个生态,联合产品和服务提供方,满足用户全部需求。

  董希淼表示,开放银行给银行业带来的最大机遇是拓宽银行服务的边界。此前,银行依托物理网点发展,后来又建立一些电子渠道、场景,但这些都在某些方面受到限制。开放银行可在用户没有感知的情况下提供服务。

  从开放银行盈利模式看,百信银行战略发展部总经理陈龙强认为,开放银行盈利模式本质上还是靠信贷、支付结算等银行服务形成的息差和中间业务收入等。在监管许可和信息安全前提下,也可能基于科技和数据形成多元收入。“银行业天然是平台模式,但普遍缺乏生态思维。开放银行促进银行服务从封闭的闭环走向开放的闭环,通过金融科技手段向实体经济各领域嵌入金融服务,形成开放共生的生态圈,给银行业带来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

  “通过开放API接口,封装整合多类型金融功能模块,‘万能连接’各类型场景流量,新网银行服务用户数目前超过1900万,累计放款金额超过1500亿元,累计放款笔数超过5600万笔。”新网银行行长赵卫星表示,开放银行的底层还是银行,因此,盈利重点仍是息差以及未来的中间业务收入。“目前,在开放银行给我们带来的收入中,息差和中间业务收入的比例是8∶2。未来6∶4会是最优比例,我们正朝这个目标努力。”

  有望领跑全球

  “开放银行的大潮不仅将惠及终端用户,也将在银行与非银行机构之间开辟崭新的竞技场,更有望催生全新的金融服务生态系统。”

  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兼麦肯锡中国金融机构咨询业务负责人曲向军称。

  在赵卫星看来,得益于金融科技领先,我国有望在开放银行这一领域领跑全球。开展开放银行业务的银行,不论表内资产规模大小,在一定程度上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甚至不排除有小银行借技术优势“华丽逆袭”的可能。

  对开放银行当前所面临的挑战,董希淼表示,一是银行文化与体制的障碍。在银行审慎经营、追求稳健的体制内进行开放银行的创新并非易事,可通过设立内部实验室、建立孵化器、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等方式寻求变革。二是数据隐私与安全的担忧。三是数据割裂与信息孤岛的困扰。现实中各类数据往往割裂、分散,信息孤岛林立。我国亟待推动金融数据共享,把碎片化数据串联起来形成全景图谱、产出定制化服务方案,实现用户利益最大化和多方共赢。

  从银行层面看,陈龙强认为,百信银行的开放银行战略底层逻辑就是开放和共生,天然具备开放银行能力。下一步,百信银行将通过以下三方面强化战略推进:一是尽快形成技术规范和安全体系,为促进行业规范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二是向中小微产业生态倾斜,通过金融科技手段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三是深挖开放银行价值链,从科技和数据维度加速构建金融生活新生态。

  赵卫星认为,银行做开放银行有三个风险点值得关注。第一个是银行识读客户的风险能力是否到位、获取的数据是否精准。第二个是来自真正技术层面的风险,比如模型稳定性、拟合度等。在风险控制上有个比较重要的比例,就是拟合度。如拟合度不够高,就会一步步走入大批量的、不可控的风险。第三个就是来自于硬件成本极高的风险。随着客户快速增长,硬件消耗是极大的,但银行自身却没有达到足以应对峰值消耗的程度。

  引导规范发展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开放银行在数据隐私及监管上也带来了新的挑战。曲向军认为,虽然目前全球各地的治理规则有所不同,但无论在哪个地区,迈向开放银行的大趋势都已明朗,因此银行和金融科技企业必须在新环境中明确自身定位,思考如何借此机会提前布局。

  “目前,大家更多是在营销层面开放,未来比拼绝不止于此,风控、后台等核心能力开放才是关键。”赵卫星表示,真正的开放银行要做的是要素级开放,要把曾经封闭的中后台的全部要素、全部技术开放出来。

  对如何引导开放银行规范发展,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陈立吾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在平衡安全与发展关系上,充分借鉴国际经验,结合我国银行业发展实际,建立健全开放银行业务规则与监管框架,加快出台指导意见,针对不同类型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同种类金融业务,设置开放银行服务红线,明确允许开放的信息接口类型、服务范围等关键要素,推动开放银行更好支持制造业、服务业,尤其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实体经济发展。

  在赵卫星看来,监管部门拟加快出台开放银行相关监管措施相当及时,有助于开放银行可持续快速发展。“目前在监管规则不明晰的情况下,机构容易走一些偏路。监管规则明确告诉大家该开放什么、不该开放什么,这对行业有好处。从新网银行角度来说,就是坚持客户基本信息、账户信息不能开放的底线。”

  董希淼表示,从银行自身来说要有开放的理念,要拥抱这个时代,在体制机制、企业文化方面做出变革,加强合作意识,IT系统也要有相应改变。应做好顶层设计,在数据共享、信息安全、客户隐私保护方面应有立法。比如,欧盟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法令,我国也应加强这方面工作。要加强整个社会数据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打破数据孤岛、数据烟囱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