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一头闯进史学界的“长沙牛”讲述他与阅读的故事

2019-03-15 22:41栏目:全民推荐
TAG:

大咖书单 扫码进入ZAKER潇湘看文学大咖们都看哪些书

一头闯进史学界的“长沙牛”讲述他与阅读的故事

我们热爱与阅读相处。清晨的报纸,睡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恋爱的信,失恋的诗。从书页报头读到橘子洲头,爱阅之城,阅读不止眼前。

资讯时代,爱阅无限。潇湘晨报第十八届读者节活动围绕“爱阅之城,追梦无限”的主题,既关注这个时代人们对资讯的追求,也注目当下“全民阅读”风潮的兴起。从今天开始,本报将推出“大咖领读”、“公益助读”、“全城共读”、“书香城市”四大活动,与你共享书香故事。

潇湘晨报长沙讯 历史爱好者、声优、前IT精英、茅山术士,这是谭伯牛给自己的标签。常年出没于韶山南路、爱喝咖啡的谭伯牛既是历史学者,也是名副其实的声优。据说,北上广深和长沙的不少文艺女中年和文艺女青年下载荔枝电台,就为听谭伯牛的声音。而之所以没成为专业声优,而成为了历史学者,这和谭伯牛从十几岁就特别喜欢读书有关。

“少年时代,有两个阅读的重点,一个肯定是文学,还有一个就是哲学。”十几岁的时候,谭伯牛曾认为最理想的人生,是总是能够看书的人生。他认为生命中最快乐的时间就是阅读着的时间。

“很多人都是有个书房,四面都有窗子,外面都是什么青山绿水,有树,听到鸟叫醒来开始看书,其实真正看书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个东西。”谭伯牛这么说是有缘由的。他高二时,接触并沉醉于《庄子》和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那一年,他阅读时,面前就是一堵墙,一张桌子,没什么风景可看,但他认为那一年是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近一年的时间,他上午起床之后就读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下午踢球,晚上看《庄子》,互相比较,逐字逐句做很多的笔记。笔记有两种,一种是把书里一些重要部分做一个总结,例如结构、论断,另外就是个人的批评或者感受。

这两本书让少年谭伯牛着迷,是因为他当时很想了解时间是什么。

“对个体的人来说,时间就是生与死的几十年;对人类来说,则有着更长远的时间段;对超乎人类的自然界来说,那个时间段更长,但又觉得没有人的时间就等于没有时间。”谭伯牛说。

虽未明白时间是什么,但后来谭伯牛自己的著作却都和历史——过去了的时间相关。谭伯牛读叔本华,读普鲁斯特、纳博科夫,读杜甫,也读读《聊斋志异》《说岳全传》和《封神演义》。他的阅读看似广泛,但在他看来,也都和时间相关。“文学或艺术都是在时间中才有它的意义。如果没有时间或者超乎时间,它这种美就不存在。” 潇湘晨报记者刘建勇

阅读观

不要看书单书会带着你去找书

关于读书,谭伯牛有个观点,“不要看书单,书会带着你去找书”。

在研究湘军之前,谭伯牛着迷的是写下“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龚自珍,而对龚自珍的感兴趣,是因为他喜欢梁启超:“在白话文运动兴起之前,他就开始做一些文体的尝试,他的《新民说》这种文章我读着觉得特别有劲。然后看到他讲,他少年时代读到龚自珍的文章像触了电一样。”

梁启超的“触电”让谭伯牛迷上了龚自珍。

“我们很多时候读古诗会有思古之幽情,但我在龚自珍身上读到的,是对于未来一种期望、设计、想象的东西。因为龚自珍,谭伯牛慢慢见识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传统中国的世界。“龚自珍不光写诗,还写了很多条陈,也做了很多论文去论这个事情。像龚自珍这样一个我们理解为文学家的人,他在历史、地理、政治建制上有这样深入的考量和见识,我们就感觉这样的人更像一个现代人。我感觉他跟很多别的人不一样,他特别有现代性。他有超越时间的地方,而且是向未来超越时间。”

对龚自珍的着迷,让原本只是喜欢阅读的谭伯牛成了“历史爱好者”。

“你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作家就想了解他,你就会知道他很多八卦——他在北京跟人如何交往,他后来又跟别的什么人结仇,他的身亡到底是不是被谋杀,等等。”谭伯牛表示,“想认真了解的话,首先你要了解跟他交往的那些朋友,男的女的,还要知道他所在的社会制度、文化、风俗、经济情况。显然的,你要了解这些你就走上了这个所谓史学研究的道路。”

谭伯牛推荐书单:

《东汉前中国史纲》张荫麟

《三国史话》吕思勉

《汉代学术史略》顾颉刚

《国史探微》杨联陞

《士与中国文化》余英时

《中国经济史论丛》全汉昇

《战国史》杨宽

《读史阅世六十年》何炳棣

《士与中国文化》余英时

《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北京大学历史系民族史教研室

《入山与出塞》李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