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不好惹,迷恋工作,她是全民瞩目的美最高院大

2018-11-15 06:51栏目:全民推荐
TAG:

不好惹,迷恋工作,她是全民瞩目的美最高院大

伊琳:当你退出人们视线时,你希望因为什么而被人们记住?
金斯伯格:我希望人们记得一个发挥了全部潜能、尽全力做好了本职工作的人。也希望人们会说,这个人曾努力治愈社会伤口并发挥自己所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了一点。
 ——微软全国有限广播电视公司采访,于2015年
金斯伯格不喜欢别人让她慢下来。2009年年初,就在人们觉得金斯伯格即将退休时,她突然出现在了各种新闻报道中。没错,她是被诊断出了胰腺癌,但肿瘤很小且发现得很早。没错,当时新上任的总统是民主党人,参议院也正由民主党控制,如果金斯伯格此时退休,接替她的大法官将会是她认可的人选。但是金斯伯格还不想退休,她还有工作要做。
2月23日,做完肿瘤手术后不到三周,金斯伯格重回大法官席。在庭审口头辩论中,她面带微笑地提出了许多尖锐的问题。2月24日,她与其他大法官们一同参加了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在国会联席会议中的就职演讲。“我们中的一些人曾对她坚持不退休而感到生气,但我们错了,”大卫·施泽说,“我们一直叫她慢下来,放轻松一点。”他还送小说给她消遣,“但她统统拒绝了。”
一如往常,金斯伯格有着明确的目标。“第一,我想要让人们看到最高法院中并不是只有男人。”她说。然后,她冷酷地补充道,“而且我还想要让他们,特别是那个说我会在九个月内死掉的参议员,看看我不仅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金斯伯格话里指的是预测她命不久矣的肯塔基州参议员吉姆·邦宁。总统就职演讲的那个晚上,她拥抱了这位新上任的总统。“我对金斯伯格大法官的感情很特别。”奥巴马后来说。而且这种感情是相互的。“从一开始,我们俩的关系就很融洽。”金斯伯格说。
十年前,金斯伯格第一次诊断出直肠癌时,癌细胞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那次抗癌的经历让她对生活产生了一些新的看法。“当时我的工作和生活像是被撒上了一撮浓烈的特殊调味料,”金斯伯格在第一次痊愈后说,“不论我做什么,人们都会惊叹于我竟然还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她又一次被诊断出癌症后,这种情况更甚。那一年的春天,约翰·罗伯茨大法官在庆祝金斯伯格就任大法官十五周年的致辞中“热烈祝贺金斯伯格到达了她任期的中间点”,并说,“她赢得了人们的赞赏,不仅因为她有着崇高的职业道德、严谨的学术追求、精准的法律语言,还因为她彻底忽视有史以来所有人都遵循的白天工作晚上睡觉的时间表。”如果当时真的是金斯伯格任期的中间点,她将在九十一岁退休,仅比约翰·保罗·斯蒂文斯大法官退休时大一岁。
但是,即便金斯伯格在公众面前展现了如此积极充沛的精神面貌,催促她退休的鼓点却从未停歇。奥巴马进行连任总统竞选时,哈佛法学院教授兰德尔·肯尼迪写的文章充分表达了内部人士私下的想法。肯尼迪曾任瑟古德·马歇尔大法官的法官助理,当时马歇尔大法官因为病重而不得不退休,这让当时在任的乔治·布什总统得以提名“终极保守派”克莱因·托马斯接替了马歇尔的大法官席位。“试想,如果金斯伯格大法官退休时,白宫里掌权的是共和党的总统,”——2012年总统选举中这件事可能会发生——“那么很有可能将会是一位女性版本的克莱因·托马斯替换了一位女性版本的瑟古德·马歇尔。”肯尼迪写道。理论上来说,肯尼迪的这个建议也适用于比金斯伯格年轻五岁的布雷耶。“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非常欣赏金斯伯格和布雷耶在最高法院中做出的贡献,对于我们来说,催促他们退休并非易事。但是他们不必拘泥于做贡献的形式,为继任者让位也算是一种贡献。”他写道。但是,只有金斯伯格,而不是布雷耶,被记者们拿着话筒追问为什么还不退休。
在巴拉克·奥巴马成功连任后,要求金斯伯格退休的喧闹依然没有停息——毕竟,2014年民主党在参议院中可能会遭受一次严重的打击,所以奥巴马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可以再成功任命一位自由派大法官。(民主党后来确实受到了打压。)一些曾亲眼见证年长女性在职场中被排挤,或是自己曾被排挤的女性对于金斯伯格需要承受这些压力感到非常愤怒。长期撰文记录最高法院历史的作家琳达·格林豪斯直接将这归为性别歧视。“我的一些自由派法律教授朋友们都在催促金斯伯格退休,我对此感到十分愤怒。”西尔维娅·劳,一位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曾与金斯伯格共事的法律教授说,“金斯伯格是最高法院上一颗独一无二的珍宝。许多案件,特别是那些存在技术性法律细节的案件,你读判决书的时候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在你又读了金斯伯格的异议意见书后,你就会发现判决书写得太错误太糟糕了。”
大法官们都不太愿意承认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即他们与提名自己的总统价值观相近。每次金斯伯格被问到何时退休时,她总是谨言慎语,但其实话里自有深意。“现任总统下台后会上台一位新的总统,我希望那会是一位好总统。”她说。在另一次妮娜·托特博格对她的采访中,金斯伯格说得更为直白,“我对2016年总统选举充满期待。”听一位记者说,你在有人大声宣称下一任总统将是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时点了头。“是的。”金斯伯格回答道,“那可不是太棒了吗?”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那可能将是金斯伯格退休的最佳时机,但现在,她依然坚守岗位,因为她热爱自己的工作。
金斯伯格对于何时退休有着自己的考量方式。“当我忘记了那些我现在可以毫不犹豫脱口而出的判例的名字时,”她说,“我就知道是该退休的时候了。”但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