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小鹏汽车跌至行业老五 6年答卷三大掣肘 投资者会认吗?

2020-08-14 12:46:22

作者:雷蒙

来源:首条财经-首财研究院

城头变幻大王旗,你唱罢来我登场。

遥想6月6日,何小鹏的漫威三英雄合影犹在耳边,转眼理想已跻身美股。

“斗地主”三缺一,小鹏汽车怎能忍耐?

北京时间8月8日晚,小鹏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股票代码“XPEV”,融资额暂未公开。IPO承销商包括瑞士信贷、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

陆续进军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意义非凡。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排名前五的企业分别为蔚来、理想、威马、合众(哪吒)和小鹏,市场份额占比高达91%。

尽管与后续梯队拉开明显差距,但头部综合实力仍然较弱。

细梳上述5家新势力中,除交付时间较晚的理想汽车外,其余销量皆亮下滑绿灯。即便实力最强的蔚来,销量也下滑超3成至1.42万辆。

造血能力不足不稳,正处青春发育期的造车新势力,极度渴望资金。进入资本市场,自然是应有之义。这并非锦上添花,更似雪中送炭。

01

小鹏凭什么?

然投资者不是慈善家,若想慰藉梦想,征服挑剔的美股投资者,还需新势力们拿出“真功夫”。

以刚刚上市的理想汽车为例,开盘2个多小时,股价从发行价11.5美元涨至17.5美元,涨幅近50%,市值一度超过蔚来。原因在于其疫情期间的销量逆扬,以9666辆成绩排在新势力销量榜第二,且一季度毛利率超8%。

即使如此,在8月6日达到18.5美元高峰后,股价还是迎来三连跌。

看来,资本这碗饭也并不好吃。

那么,小鹏汽车的资本看点,又是什么?

众所周知,造车新势力能以雨后春笋之势崛起,与“汽车新四化”(智能化、电动化、网络化、共享化)的趋势密不可分。

具象企业,擅长领域业各不相同,小鹏汽车最大优势莫过于“智能化”。

2020年初,小鹏汽车当家人何小鹏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表示:智能是我们将来的核心。去年小鹏汽车交付接近15000台,在单车型面向个人消费者中,我们的智能电动汽车交付量排名造车新势力第一。我们有92 %的用户是买了带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的,现在的用户已开始认为智能是前三的购车理由之一。

“数据表明,在买我们自动驾驶汽车的用户中间,有90%的用户每个月主动使用自动驾驶,有97%用户每月在主动使用我们语音,包括我们的智能座舱业务,这代表了强烈的信号。”何小鹏认为。

客观而言,何小鹏是有这个自信资本的。

数据显示,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分别占公司总收入的89.2%和62.9%。

重金投入,也得到了实实在在回报。

据悉,小鹏汽车是中国唯一一家成功自主研发出可用于商业化的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并实现量产的整车企业。同时也是2020年首批实现高速公路自动驾驶的企业之一。

满满科技感及商业化前景,显然能对上美股投资者的胃口。

不过这个“最强优势”并不完美,亦不乏隐忧,例如特斯拉的诉讼风险。

2020年4月25日,小鹏汽车发布声明。称自去年3月提出诉讼以来一年时间里,特斯拉对小鹏汽车存在“明显的霸凌行为”,要求其提供全部源代码等“诸多无理要求”。对此,小鹏汽车“严词拒绝”。

正面刚,还要从2019年说起。

2019年1月,特斯拉担任Autopilot的视觉科学家曹光植加入小鹏,出任感知负责人。

两个月后,特斯拉在美起诉曹光植窃取公司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并提供给小鹏汽车使用。

同年7月,曹光植在答辩状中承认特斯拉部分指控,即向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自动驾驶源代码文件。不过,其否认窃取技术机密指控,声称没将与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的任何商业机密带到小鹏汽车,也没使用这些数据为新雇主谋取利益。

随后,小鹏汽车小鹏P7上市,续航、自动驾驶技术等方面均已媲美特斯拉。再次引发特斯拉对小鹏窃取技术的质疑。

2020年4月13日,特斯拉向法院提交汇报,因曹光植证词与观察后果不同,提出扩展观察,诉请法官裁定小鹏汽车公布主动驾驶源代码等焦点信息。

对于任一IPO企业而言,官司在身都不是件好事。尤其是技术方面的核心诉讼,这起尚未最终判决的诉讼,或是小鹏资本端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这不是刻意夸大。

假设败诉,除了巨额赔偿,能否继续使用智能化这一“最大卖点”,也是未知数。

相信多数国人,都更希望小鹏汽车获胜。但感情多时是无力的,明眼人都知道,美国人的法院未必和咱们持相同态度,尤其在当下环境下,看看华为、腾讯、今日头条吧。

02

最坏打算 产品策略考量

不过,压力也是双刃剑、一颗试金石。真正强大的企业越压越刚、越压越强,反而成了实力秀。

比如华为,面对美国制裁,迅速启动了“南泥湾”项目,布局笔记本电脑、智慧屏和IoT家居智能等完全不受美国制裁影响的产品。一波高效强势推新,让人们看到了一家伟大企业面对困难时的底气。

有效应对,与其多年重视创新研发、全面、高质量发展有直接关系。

那么,小鹏汽车若被遏住智能化“咽喉”,又将如何自处呢?

姑且抛开这个突发事件,来自市场的红海竞争,依然是一个持续挑战:得到资本加持的蔚来、理想甚至特斯拉,也在大力围绕智能化布局。

例如蔚来,在2020年升级NIO OS智能操作系统后,对智能互联、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及数字座舱三大部分功能进行全面优化。

理想方面,理想ONE采用的四连屏,在业内也别具一格。结合全车语音交互、手机车控App、L2级辅助驾驶,全速域自适应巡航等等,亦走出特色化路径。

已是全球市值第一车企的特斯拉,近期推出的V10.2版本更新中,也进行了视觉画面改进、摄像头性能提升及沿途电池预热等等。

而反应过味来的传统车企,智能化转型力度更大。比如宝马汽车,早在去年9月,其就表示,将计划裁员6000岗位,今后将向电气化及智能化转型,继续招聘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等领域人才。今年五年,全新宝马5系官宣,业内最大的感觉就是智能化和电气化程度大增。

简言之,智能化角逐白热化,小鹏汽车能否保持领先优势,又能保持多久呢?

一旦被研发实力、资本实力、产业实力更强的车企追上,小鹏汽车又将何以面对残酷的资本市场?

目前看,形势难言乐观。

说千道万,多炫的黑科技、多靓的智能化,都是一个终极目标:让消费者有更安全、更人性、更有品质的驾乘体验。

然从小鹏汽车屡遭诟病的品控问题看,核心竞争力几何呢?

车质网投诉编号【461357】(2020年4月8日)显示:于2020年1月28日刹车失灵(可以确保失灵时反复踩过刹车)后与玻璃幕墙碰撞,(小鹏汽车2020款 520 智享版)本车左前方损坏,正前方两个安全气囊爆出,当时发送故障至小鹏系统后台。系统当时直接断电后用拖车于当日送到小鹏汽车武汉光谷城市服务中心,现小鹏汽车售后否认汽车质量问题,要求我自费维修。

车质网投诉编号【476741】(2020年5月25日)显示:1.高速上有一次启动ACC功能,前车减速,本人车也跟着减速,但减速中途直接刹车失败,本人进行刹车,后来汽车系统提示acc制动失败。2.很多次等红绿灯挂入P挡,绿灯后挂D挡启动走,结果往后跑。与2020年初去售后维修厂检测,检测人员说刹不住车的问题是一个系统的问题,必须在他们厂内升级系统,但是挂入D挡往后跑检测不出来有问题。让我们接着开着试试(存在问题让我们继续上路去给他们测试)......我想说的问题:1.汽车制动,刹车不灵等类似问题检测不出来,让用户继续去使用来给售后提供测试?2.技术人员及售后敢保证汽车质量没问题,保证不可能挂D挡往后跑,却不敢保证如果因为后跑出现事故来为事故负责?3.网上有很多小鹏汽车因为刹车失灵造成的事故,售后一句检测没问题与他们无关就推开责任,甩责任就这么简单么?同比我车现在检测没问题,但之后因为这些问题出了事故谁来负责?4.有问题的车辆,还没法给解决问题,这类车辆怎么处理,以及售后表示让我们继续来开这样的问题车辆来测试,这售后的服务是不是也有点问题?

(以上投诉,均通过平台审核)

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也不乏相关品控及服务投诉。

就在招股书上交后的第三天,2020年8月11日,一辆小鹏G3在广州街头发生自燃。当日,小鹏官方回应称,经公司人员现场初步勘察,车辆外观完好。到店举升勘察后,发现电池箱底部有明显严重的磕碰伤痕,导致电池严重受损,初步判断是该次事故的原因。

无独有偶。去年12月,广州一辆小鹏G3尾部发生明火。小鹏汽车回应称,该现象并非车辆自燃引起。经检测发现电池包完好无损,仍能正常工作,判断事故为外部火源引发所致。

犹记2018年,李书福那句“互联网公司造车就是一天到晚在瞎忽悠老百姓”的言论,可谓震惊四座。

一定意义上说,传统造车大佬的“嗤之以鼻”有一定道理。

众所周知,汽车是一件精密度、协同性颇高的商品,行业木桶效应明显。研发、生产、资金、技术、营销、销售服务等环环相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传统汽车工业上百年沉淀,成熟车型十几年、几十年打磨面前,包括小鹏汽车在内的造车新势力仍是稚嫩小弟。

尤其是三电技术仍不成熟稳定的当下,作为日常出行的高耗品,不管汽车有多牛的智能性,实操中的安全品质永远是第一位的。品控漏洞,无疑是车企发展最大的不确定性,也是衡量其消费价值、资本价值的重要考量。

某种意义上看,小鹏等新势力的诞生,构建了一种新的汽车生态,对传统车企产生了一定冲击。但在造车工艺及相关沉淀方面,屡遭诟病的质量品质,也是其发展的一大掣肘。

事实上,上述遗憾表现,也或与何小鹏的经营哲学、发展观有关系。

就在李书福质疑新势力的同年,小鹏汽车当家人何小鹏曾表示“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

互联网公司出身的何小鹏,道出这番言论倒也不难理解。问题在于,如上所言,汽车本身是工业产物,承载最基本的驾乘安全性考量。若没有扎实的制造功底,过分看重运营轻视品质打磨,是否有本末倒置之嫌?

如从此看,上述投诉不是无根之水。

令人玩味的是,何小鹏口中的重视“运营”,也有待考量。

按照其所擅长的互联网思维考量,运营最核心模块,便是产品。姑且将产品运营进行细分,即小鹏汽车将制造环节外包给了海马汽车,自己负责运营产品开发及后端销售、服务等环节。

从过往表现看,产品开发的第一步,也就是产品策略方面,也并不算多高明。

2019年7月,小鹏2020款G3上市,不仅比2019款续航里程大增,还增加了部分L2.5级别自动驾驶功能,部分车型价格甚至比老版更低。

此时,距离老款2019款G3大规模交付仅有3个月......

也就是说,这些购买了2019款G3的忠实用户,在半年前花了更多钱,却购买了续航能力更差、功能更少的车型,且开了三个月就变成了旧版车。

由此,这些信任小鹏的“老鹏友”,纷纷组织起维权行动,抗议不公平待遇。

对此,新媒体铑财也在2019年7月16日发布了名为《何小鹏的道歉VS老用户的怒火 小鹏汽车是大智慧还是很愚蠢?》的文章,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去查阅。

客观而言,迭代推新没有错,甚至是企业创新力的体现,值得肯定。问题在于,时机是否合适,是否用户利益为先,是否还有其他套路?

小鹏汽车“犯众怒”背后,是产品迭代策略的失败。产品短期内“加量不加价”,对新用户固然友善,但也等同割了老用户韭菜。以存在很大提升空间的“毛坯款”车型先布局试水市场,消费用户情怀,原则上是否也一种急功近利?

梳理外界言论,不乏偏激之色。也许,小鹏汽车的初衷并非如此。但从其产品品质和产品策略等方面的缺陷看,其相关经验不足、不够成熟是脱不掉的。若想追上在车市沉淀、打磨多年的优质车企,小鹏汽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03

6年答卷:销量第五 三大掣肘 如何征服投资者?

自然,这也反映在销量上。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小鹏销量同比下滑51%至4698辆。

具体看,小鹏G3销量仅4202辆,同比下滑56.2%,且4-6月的销量呈下滑趋势,5月份首次跌破千辆大关,6月仅卖出800余台。

此外,4月上市的P7因量产问题,5月-6月的销量分别只有166辆、311辆。

更尴尬的,在于对比。定位、价格类似的威马EX5,销量连续4月环比增长,6月销量是小鹏G3的2倍以上。

要知道,威马汽车在2020年上半年,接连经历刘立群、祁立人、陆斌等高管离职,以及裁员、取消年终奖等负面消息缠身,取得如此成绩,已实属难得。

此外,乘联会发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哪吒汽车销量为5002辆,位列造车新势力第四位。蔚来、威马、理想位列三甲,小鹏汽车销量约4698辆,位列造车新势力第五位。

不仅跌出三甲,甚至被后起之秀反超,让“老司机”情何以堪?

价格浮动不大的背景下,销量下滑,营收势必受到影响,对常年保持亏损状态的小鹏而言,无异雪上加霜。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3.988亿元、36.917亿元、7.958亿元,两年半累计亏损58.863亿元。

高增长、高利润、高稳定性,是资本市场衡量优质标的的三把尺。

然细观小鹏汽车,品控掣肘,影响企业稳定性;销量尴尬、数据下滑,折射成长困境;业绩持续亏损,更难言盈利性。三个核心投资要素受阻,又如何征服现实的资本市场呢?

不管是否会被嫌弃,没有恒大、五粮液般扎实的自有资金盘,小鹏汽车的资本征程没有回头路。

自2014年创立至今,小鹏汽车经历了11轮融资,投资者包括IDG 资本、晨兴资本、中金资本等,融资金额或已超163亿元人民币,其中在A+轮、B轮及日前进行的C++轮融资中,阿里巴巴集团均有参与。

背负众多大佬的投资或变现期许,结合自身种种状况,小鹏汽车的IPO之路已箭在弦上。

问题在于,诸多明星资本加持,小鹏汽车步伐仍然蹒跚。兜兜转转6年,答卷难言太乐观。那么,即使成功上市后,又还需多少资本多少时间助推,才能实现质变飞跃呢?

04

小鹏会是哪一个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认为:“国外市场不可能容纳超过5家新造车企业。谁先上市,谁先活。投资人需要退出机制,高管需要回报。如今,新造车企业大多已成立四五年,投资人的投资期限差不多到了。”

按照专家观点,小鹏汽车这位第三个赴美上市的种子选手,还处在窗口期。

需要强调的是,包括首条财经在内,相信多数国人都希望小鹏汽车,包括已上市的蔚来、理想甚至有望登录科创板的威马,能获得更多资本加持。不管三英战吕布,还是四面埋伏,打破特斯拉在我国新能源市场“一家独大”,是大事要事。

然现实依然骨感。

我们应充分认识到,上述几家企业,相比特斯拉还有很大差距。

数据显示,特斯拉在其全球公开发布的249项专利中,电池技术专利共有104项, 约占总与利数量的42%,其中大部分为电控技术方面专利。

此外,特斯拉V3超级充电桩目前全球充电效率最高。其最新一代V3超级充电桩,5分钟所充电量可行驶约合120公里,等效于高达每小时约合1600公里的充电速率。特斯拉目前在全球有1400多座超级充电站,超过12000个超级充电桩。

供应链方面,根据UBS数据,目前特斯拉锂电池成本达到行业最低水平,低至111美元/KWh,宁德时代(CATL)成本为152美元/KWh。

......

不可否认,无论小鹏汽车,还是蔚来、威马、理想、哪吒等新势力,都给予了市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也是其获取一轮又一轮融资,直至上市的最大原因。

但细观其创新,大多为延续性创新或跟随性创新,鲜有特斯拉式的颠覆性创新。这或许才是悬殊差距背后的真正原因。

对小鹏汽车来说,上市只是时间问题。但这亦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如何借力资本,将自己打造成“巨人”,而非站在其他“巨人”肩膀甚至亦步亦趋,则是何小鹏需要深思之事。

先行的吃肉,后来的喝汤,再后的甚至连骨渣都尝不到。聚焦火药味满满的新能源车市,头部效应正在加强。

有专家表示,传统车企周期转型叠加特斯拉等强悍攻势,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窗口期只有2到3年。

这并非危言。

Electrek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全球共销售电动车17.9万辆,超过汽车巨头雷诺-日产、大众和比亚迪三者销量总和。120.21亿美元营收中,中国市场贡献近20%。第二季度贡献23.19%,而去年同期数据为11%。

中汽协数据也显示,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国产Model3以4.58万辆拿下上半年国内新能源车型销冠,市场份额高达14.6%。而随着特斯拉本土化战略加速,预计2020年底本土化率望达80%。

看看一系列的彪悍数据,国产新势力怎不后背发凉?

这只是前期的鲶鱼效应,一旦巨无霸口碑人设、市场渠道等固定,后续不乏一轮轮价格屠夫、性能血拼。难怪理想汽车李想,会用灭顶之灾来形容特斯拉效应。

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显示,理想ONE 2020年7月销量为2516辆,较6月环比增长33%。在中国新能源中大型SUV市场中排名第一。

如此实力,还有如此敬畏心,小鹏汽车亦或何小鹏又怎能淡定?

借用网络热语:努力的样子狼狈,但真的很美。

市场血拼,刀刀见血。头部效应下,进一步或能升级为“中国版特斯拉”;退一步,亦可能成为下一个赛麟、拜腾。

小鹏汽车会是哪一个?

标签 汽车   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