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在经济压力与奥运掣肘下,日本安倍政府的抗疫面临考验

2020-02-22 16:47:02

2月21日,病毒肆虐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最后一批游客还未全部散尽,日本国内的新冠病毒疫情形势已在逐渐升温。

截至21日,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钻石公主”号上已有634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接近船上全体人员的20%,也占到中国以外全球病例逾半数。感染者中包括日本、中国、美国、菲律宾、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多国人士。

“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危机尚未完全结束,疫情的焦点已逐渐转向东京。连日来,日本国内外对安倍政府的批评声音接连不断。舆论指出,安倍政府在此次邮轮疫情应对上存在着诸多问题,间接导致了疫情的进一步暴发。

19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指出,日本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采取的措施可能不足以防止病毒在船上人员之间传播。同时,日本国内专家也提出警告,船上的感染控制做得很不充分。

“政府在长达两周的时间内没有公开任何关于邮轮内部的信息,人们根本无从得知邮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神户大学传染病专家岩田健太郎19日在回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采访时表示。前一天,他刚刚发布了讲述自己亲身进入“钻石公主”号内部经历的视频,在日本社会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回顾这一次邮轮疫情整个的处理过程,安倍政府面对的不仅是疫情,显然还有随之而来的舆论危机。

邮轮应对引质疑

危机始于一个月前。1月20日,一名80岁的中国香港男子在横滨登上了载有约3700人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在离船后6天,他于2月1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彼时,“钻石公主”号正在返回日本的途中。

2月3日,邮轮提前抵达横滨港,由于船上已有人出现感染症状,日本政府决定禁止全船人员登陆,取而代之的是留在船上隔离14天。从一开始,就有专家对隔离的做法提出了质疑,认为将乘客和船员留在邮轮上的决定反而“加剧了疫情”。

日本感染病专家神户大学教授岩田健太郎18日登上“钻石公主”号邮轮考察了船上的情况。在待了不到2小时后他就被日本官员赶了下来。在他当天发布的视频中,岩田称邮轮在感染控制方面做得很不够,连基本的“绿区”(未被感染)和可能被病毒污染的“红区”都没有区分。

“人们穿着PPE(个人防护装备)到处走来走去,在同一个地方吃饭,甚至吃饭的时候还戴着防护手套。现场完全混乱,一些工作人员发烧了,他们去医疗中心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医疗官员也没有保护自己,她甚至很高兴地对我说,她已经确认自己感染了,所以她完全放弃了保护自己。”岩田在视频中描述道。

岩田的视频24小时内的观看次数就超过100万次,在日本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19日的记者会上不得不作出回应,称日本政府采取了一切措施防止疫情扩大,并表示会虚心倾听社会上各式各样的批评意见。

然而表示担忧的不只有日本国内的专家,美国疾控中心(CDC)19日在一份声明中进一步指出:“日本在邮轮上实施隔离措施的努力可能减慢了陆地上的传播速度,但乘客们的下船引发了更广泛的担忧。”美国疾控中心表示,在美国包机接回国的300多名美国游客当中,有14人在离船后就出现了症状。

此前一直支持日本政府海上隔离做法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态度近日也出现了改变。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主任瑞安(Michael Ryan)18日表示,日本政府最初让“钻石公主”号乘客和船员在船上隔离观察两周的举措比“让乘客分散到世界各地明显更为理想”,但他也坦言,随着情况变化,船上发生的“人传人”感染比预期得更多。 瑞安对此结果表示遗憾,并指出“船上的环境,让病毒感染发生扩大化的几率更高”。

反对党压力

“事实证明,在‘钻石公主’号的应对上我们存在盲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在执政党的一名议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但除此之外,新冠病毒对日本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或许正是安倍政府这种“不紧不慢”的态度和采取的举措,导致了疫情的逐步升级和民众的不安。

2月13日,日本出现了国内首例因新冠病毒死亡的病例,同时出现医务人员院内感染,一天之内6地确诊8名患者,多人感染路径不明。此后在短短4天内,国内感染确诊人数更是从29人骤增至80多人。随着日本国内疫情的加剧,民众不安和担忧的情绪也在上升。

在疫情防控上,日本政府最初采取的措施是仅针对那些有发烧症状,或者有中国武汉旅行历史的人进行病毒检测。然而,随着感染途径不明的病例数持续上升,日本政府并未实施更加全面的举措,也没有扩大检测范围。直到2月14日,疫情陡然升级,首相安倍晋三才在16日紧急召开医学专家会议。会后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才开始承认,日本“进入疫情的新阶段”。

加藤表示,由于很难追踪感染源,日本的新病例可能还会增加。他强调,目前日本政府的应对策略重点已从边境防控转为完善医疗机构的准备,以应对在日本可能的感染扩大。

在18日举行的在野党成员联席会议上,日本国民民主党议员泉健太(Kenta Izumi)严厉批评了安倍政府对疫情的反应。他说:“政府试图通过淡化局势来掩盖他们的失败,他们在邮轮疫情处理上失败了,也未能采取有效的边境管控措施,遏制国内疫情不断升温。”

这种不满也反映在各种民调中。目前,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全面下降。共同社2月16日发表的民调结果显示,53%的受访者对安倍处理邮轮的方式感到不满。安倍内阁支持率在1个月内大跌了8.3个百分点,下滑至41%,这是一年半来安倍政府首次出现“不支持率”高于“支持率”的情况。

面对这些批评声音,日本政府一直试图为自己辩解,强调所采取的措施是恰当的。然而共同社的一篇报道指出,一位内阁成员或许透露了内情:“其实在邮轮疫情开始最初,应该尽快让所有人登陆进行隔离,但是我们没有能够容纳3700人的设施……尽管被批评反应太慢,但我们已经是在努力做了。”

经济压力和奥运预期

眼下,更让安倍政府担忧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今年夏季东京奥运会和日本经济的影响已开始显现。

日本立命馆大学客座协力研究员、媒体人安田峰俊(Yasuda Minetoshi)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一系列的原因导致了日本此次疫情防控的失败,安倍政府明显需要负责任。

“日本政府没有采取及时行动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奥运。政府主观希望疫情感染的人数越少越好,却不顾疫情已经扩大的事实。”安田说。

此前网上曾一度传出由于疫情的关系,东京奥运会将取消的谣言。日本奥委会很快就出面否认了这一说法。

据日本共同社21日报道,菅义伟在21日的记者会上强调,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如期举行,并称国际奥委会相信日本正在妥善应对疫情。

他进一步指出,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经济。在过去的八年中,日本一直在努力从连续三个季度的衰退中复苏。安倍政府担心此次疫情可能使日本陷入另一次的经济衰退。

“日本经济原来已不好,去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长又有所下降,今年1-3月的经济也可能非常惨淡。而作为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旅游业备受日本政府重视,不希望疫情影响游客来日本观光。”他说。

日经中文网18日也刊文指出,新冠肺炎传染趋势持续扩大给日本旅游业构成了打击。文章援引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的测算结果,如果此次疫情与2003年的“非典”疫情最严重时期的影响相当,并持续1年的话,访日游客将同比减少34%,日本的GDP将被拉低0.45%。

共同社15日和16日实施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扩大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回答“担忧”和“某种程度上担忧”的合计达82.5%。

共同社20日的报道则指出,由于日本疫情扩大,避免访日的倾向在东亚逐渐扩大。看不见的病毒显然开始给人员和货物往来蒙上了阴影。

一边是害怕伤害到经济和奥运的掣肘,一边是面对着疫情的升温,安倍政府的挑战恐怕才刚刚开始。

标签 日本   疫情   政府   感染   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