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

*ST步森保壳“战役”:五年四度易主背后的资本游戏

2020-02-19 20:46:53

*ST步森保壳“战役”:五年四度易主背后的资本游戏

财联社(北京,记者 鲁佳乐)讯,*ST步森(002569.SZ)的发展,正在经受多重考验。2月18日,深交所向该公司下发关注函,就其尚未完成聘请审计机构一事进行问询。此外,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还于1月14日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不仅如此,因连续亏损两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ST步森,2019年是其能否保壳的关键一年。而该公司却麻烦缠身,股东纷争、实控人变更等,都为其保壳战役笼上一层阴霾。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产业层面讲,步森非常可惜,此前其西服、衬衫等业务表现不错;从整个市场来看,雅戈尔、杉杉、九牧王等均受到冲击,传统服装业并不景气。

被立案调查后又收关注函

*ST步森于1月2日发布公告称,拟聘任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大华所”)为其2019年度审计机构,但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未发出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相关事项的通知,聘任审计机构的程序也尚未完成。

对此,深交所在2月18日下发关注函,要求*ST步森说明至今未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聘任审计机构事项的原因,并结合公司资产规模、业务构成、关键审计事项、2018年亏损情况,说明其是否与大华所就相关情况进行初步沟通,大华所是否有足够时间完成公司2019年度审计工作。

根据此前*ST步森发布的业绩报告,该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381万元和-1.93亿元,公司股票在2019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1月30日,该公司在业绩预告中称,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00万-4000万元。业内人士指出,若以业绩预告来看,*ST步森暂时解除了退市危机,但该数据仅为财务部门初步测算的结果,未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能否保壳成功,最终要以审计结果为准,延迟发布财务报告是被允许的。”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没有必要谎报业绩预告,审计结果大概率与预告结论一致,深交所关注的是能否按时披露财务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ST步森公告,若其因涉嫌信披违规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三十个交易日期限届满后,股票将被停牌,直至深交所在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交易的决定。

不过,该公司在2月18日发布的公告中强调,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基本正常,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从目前情况来看,保壳问题不大。对上市公司来讲,盈利几千万还是可以操作的。只是保壳之后,*ST步森也只是作为一个‘壳’来运营,其真正的服装主业发展很难。”程伟雄直言。

资本玩家的“壳”工具

2019年10月9日,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恒正”)实控人王春江当选为该公司董事长。据媒体报道,2019年5月,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获得了*ST步森16%的股权,跻身后者第一大股东,随后联合其他中小股东持续“逼宫”,要求罢免以赵春霞为首的董事会、监事会成员,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经过几番争斗,最终赵春霞团队于2019年9月退出。

业内人士表示,2011年登陆深交所的步森股份,几经实控人转手后,已经元气大伤。“其上市后业绩一直处于下滑状态,并在2014年出现上市后的首次亏损,不过彼时该公司还在强调要做强其步森品牌,也就是旗下男装业务,但实控人频繁变更,公司主营业务也发生变化。”

2015年3月,步森股份创始人家族套现离场,其控股股东步森集团将所持5500万股股权进行转卖,上海睿鸷接盘成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9.86%,步森集团持股比例降为3.57%。同年,该公司将下属全资子公司诸暨市步森投资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步森集团,产生交易收益4538.37万元,并借此扭亏为盈。

“步森股份的服装主业此前发展较好,但因扩张过快及涉足房地产等,导致资金缺乏,创始人只好解套。”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创始人退出后,步森股份的实控人像走马灯似的变更,一点一点地掏空了公司主营业务的根基。”

2016年8月,徐茂栋旗下星河赢用和拉萨星灼以10.12亿元的价格,受让上海睿鸷95.02%股权,进而成为步森股份实控人。资料显示,徐茂栋在互联网行业多年,旗下互联网资产众多。此后步森股份也开始由传统服装企业,逐步向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转型。同年,其营收、净利双下滑。

2017年10月22日,步森股份宣布控股股东睿鸷资产将所持16%上市公司股权作价10.66亿元转让给安见科技,后者实控人赵春霞成为步森股份实控人。而赵春霞的另一身份,是互联网金融平台“爱投资”创始人。而安见科技于2017年9月1日成立,有业内人士指出,步森股份已经成为各大平台争抢的“壳”,安见科技正是为接盘步森股份而成立。

赵春霞入局后,步森股份情况进一步恶化。该公司2017年、2018年连续亏损,并在2019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步森。2018年7月,赵春霞旗下核心资产“爱投资”暴雷,平台出现大规模逾期。

“五年四次变更实控人,挫伤了*ST步森的元气,也让其沦为资本运作的工具,目前进场的公司都是把步森当作‘壳’资源运作。”程伟雄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上市公司沦为资方壳工具的案例,在A股市场并不鲜见,像*ST步森这样的公司,从第一次股东控制权转移开始,就已经开始变成壳公司。”沈萌指出,作为资本运作的工具,有新的资本进入,就会被注入新的业务,但即使有实体业务,短期内也无法摆脱已沦为“壳”的事实。

标签 公司   股份   股东   上市   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