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日媒:特朗普令美式民主岌岌可危

2020-02-19 15:50:55

参考消息网2月18日报道 《日本时报》网站11日发表文章称,特朗普任总统使美国民主岌岌可危。文章编译如下:

围绕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应该下台的灾难性政党倾轧揭示出,200多年来美国人一直依赖的、维护其民主制度的宪法的脆弱性,这一点令人担忧。自南北战争以来,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考验宪法的可行性了。而可怕的教训是,一个牢牢掌控着自己所在政党、蔑视法治、独断专行的总统能够让自己摆脱宪法的约束。

操纵政党政治

美国宪法的制定者很睿智,但他们仅仅只是有远见。他们预计,流氓或更坏的人可能会占据总统宝座。然而,尽管他们预见到会有“派系”,但他们既不希望,也不相信会有政党政治,更不要说政党沦为总统权力的工具。事实上,在特朗普之前,美国从未有过一位如此牢固地控制着自己政党的总统。事已至此,宪法中关于解除总统职务的条款——众议院提出弹劾案并得到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已失去作用。

有两大因素可以解释特朗普为何能控制共和党国会议员:他桀骜不驯的机敏和让潜在对手感到恐惧的能力,他所用的伎俩要么是对持不同政见的共和党人大放厥词,要么是在下次选举中支持这名异见者的主要挑战者。每位当选的共和党议员都知道,一些反对特朗普的前国会议员,现在已退出政坛。

滥用总统权力

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去年12月通过了两项弹劾条款,其中的第一项就是滥用权力。

众议院指责特朗普拒绝向乌克兰提供经国会批准的近4亿美元军事援助,直到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宣布对乔·拜登以及对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展开调查,调查理由是所谓的利益冲突。特朗普以拒绝提供证词或文件的方式,史无前例地全面抵制众议院民主党人的弹劾调查,因此第二项弹劾条款就是阻挠国会调查。

特朗普拒绝与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合作所引发的法庭较量,完全有可能将审判过程延续到11月大选之前或之后。这让众议院的调查人员陷入尴尬境地:众议院检察官团队在参议院审判中强调,即便白宫修改了特朗普去年7月与泽连斯基通话的文字记录,仍有足够证据表明总统曾要求回报。因此,总统的辩护团队坚称,众议院检察官为何要求提供更多证词和文件?

特朗普的法律辩护团队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众议院通过弹劾案后,大量信息已被曝光。他们忽视了报纸的可靠报道,即博尔顿即将出版的书包含支持众议院民主党弹劾案的爆料,以及众议院未听到某些证人的证词是因为特朗普阻止了他们。

总统辩护团队最骇人的主张是,如果总统认为他竞选连任符合公众利益,那么他为实现这一目标所做的一切都不应招致弹劾。这一主张是由前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著名辩护律师艾伦·德肖维茨提出的。德肖维茨后来说,他是从“理论上而言”。但这一主张与特朗普公开宣称的观点是一致的,即根据规定总统权力及职责的美国宪法第二条,“作为总统,我有权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

为了与特朗普捆绑在一起,参议院共和党人甘冒风险,即在他们投票否决弹劾案后,会出现新的令人尴尬的消息。他们与他一同冒险爬到树枝上,而且知道树枝很可能会折断。这种风险会持续存在。

公正性被削弱

有关总统违反宪法职责的决议终止了正确的做法,即参议院拒绝给总统定罪。美国宪法的制定者说的没错,如果没有强大的举国共识(也就是两党一致)的推动,就不可能发生像推翻总统那样极端且令人痛苦的事情。

参议院以微弱优势投票判定特朗普无罪,这并不令人意外。唯一投票判定总统有罪的共和党人米特·罗姆尼,做出了所罗门式的判决,对阻挠国会的指控投反对票。罗姆尼预计将在慷慨激昂的参议院演讲中解释他投票支持将总统定罪的理由。这将使他受到图谋报复的总统及其居心不良的盟友的攻击。

不过,特朗普遭到了弹劾,这给他的总统任期留下了永久的伤疤。众议院首席检察官亚当·希夫的观点很可能是对的,一旦特朗普被判无罪,很可能进一步削弱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的公正性。就在参议院最终投票前不久,据总统的助理们称,特朗普感觉自己“战无不胜”——并拟定了一份应该受到起诉的人员名单。

现今,一个真正的问题就是弹劾条款——即宪法中防范总统滥用权力的万全条款——能否在强硬、好战的总统统治下奏效。此刻,美国民主比现代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危险。

标签 总统   众议院   弹劾   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