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马丁·沃尔夫:特朗普若连任会“危及全世界”

2020-02-15 14:38:44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1日发表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文章认为,世界正经历历史转折点,需要极为明智和愿意合作的全球领导层,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纵身一跃,重获自由。参议院共和党议员(米特·罗姆尼除外)正如人们所料,表现出赤裸裸的党派偏袒,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为特朗普涉嫌滥用职权充当法官的角色。他们把这一决定推给将在11月总统大选投票的选民。特朗普将拥有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团结的政党、选举人团和健康的经济。看起来他很可能再次当选。

西方道德基础被动摇

特朗普可能再次获胜的最明显原因是经济。即便以他的标准而言,上周的国情咨文演讲也是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施蒂格利茨所指,以同类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在一些重要方面——尤其是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状况——仍然表现较差。此外,产出、就业率、失业率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仍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财政刺激带来了巨大而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会觉得经济正在好转。这肯定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发挥很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获胜,这场胜利很可能比他第一次获胜具有更深远的意义。美国民众两次选择一个典型的蛊惑民心的政治家,不可能被视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产生的最明显影响将是对美国自由民主制的影响。总统认为,他在任内的所作所为可以凌驾于法律或国会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全体选民负责(更确切地说,对支持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政府中被任命的成员、公务员以及其所在政党的当选官员都应效忠于他自己,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特朗普希望走多远,我们不得而知,共和国的制度将会让他走多远,我们也不得而知。

自由派民主党人会觉得自己遭到更严重的抛弃。认为西方是有一定的道德基础的联盟,这一想法将烟消云散。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谋求保住全球地位的富国集团。作为民族主义者,特朗普会继续讨厌和鄙视欧盟,认为它既是理想,也是抗衡美国的经济力量。

美国最大敌人是自己

美国代理助理国防部长戴维·赫尔维最近撰文提到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所谓敌意。不幸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现在最强大的敌人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这一秩序一直依赖美国的愿景和精力。凭借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目标瞄准全球贸易体系,发射了一枚智力和道德导弹。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国家是自身秩序的最大受害者。那么,问题不在于特朗普没有信仰,而在于他的信仰往往大错特错。

更广泛地说,特朗普的短期交易主义以及动用一切美国权力手段的意愿,创造了一个不稳定且不可预测的世界,不仅对于各国政府而言如此,对于企业也是如此。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他第二个任期内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存续尚无定论。

存在诸多巨大的实际挑战需要去应对。然而,特朗普远非最强硬的美国人。他有一些实用主义。他喜欢做交易,不论这些交易可能多么不成熟。

或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的话)是全球公域的管理——尤其是大气和海洋。至关重要的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问题。采取行动应对威胁的时间所剩无几。特朗普政府对这些事业以及全球合作的理念抱有敌意,会让必须采取的行动变成不可能。该政府甚至似乎不承认公共产品是值得关注的一类挑战。

我们正经历历史转折点。世界需要极为明智和愿意合作的全球领导层。有这种预期也许很傻,但特朗普的再次当选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关系重大。

标签 美国   认为   全球   秩序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