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彭博:印度很难成为下一个中国,并非不可能

2020-06-28 14:50:46

全球货币秩序是否已准备好再次启动?

在20世纪60年代,日本和欧洲在布雷顿森林协定的固定汇率下实现了二战后的繁荣。美国在1971年退出金本位制,但既定的行事方式并没有崩溃。30年后,我们国家在低估汇率的帮助下,向转型后的核心国家——西方和日本出售廉价商品。

经济学家迈克尔?p?杜利在2003年一篇颇具影响力的文章中指出,这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复兴。他们说,随着世界经济以每年1000万到2000万的速度吸收2亿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中国阶段”将持续10到20年。为此,中国获取大量外汇储备。当中国结束增长时,印度会取代我们的位置吗。印度可以吗?

官方储备可能是一条线索。通过购买一个挥霍无度的中心国家的公共债务,勤劳的边缘国家表明了它的可靠性;任何对西方商业投资的威胁,以及外围国家持有的美国国债和其他安全资产都可能被取消(当然这个比较扯了)。

2014年,当杜利等人开始撰写《布雷顿森林体系复兴的第一个十年》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从他们最初研究时的不到3000亿美元,达到了约4万亿美元的峰值。就在最近,印度的外汇储备突破了5000亿美元大关。1990年,该国只有足够支付外国供应商半个月的美元。现在外汇储备可以满足两年的进口需求。

很难效仿

印度的外汇储备刚刚超过5000亿美元,这是中国美元储备在39个季度内增长8倍的起点

然而,印度国内宣传口径又回到了过去的保护主义。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希望自力更生。其他官员正在鼓励印度人购买本地产品,即使这意味着要花更多的钱,因为印度产的商品性价比不高。印度似乎并不认为自己是下一个世界工厂,这需要更多的开放。越南最近与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受到鼓舞,越南可能更适合扮演这一角色,尽管这个人口不到1亿的东南亚国家缺乏印度那样的劳动力。

印度的部分撤退可能是战术上的和暂时的。美国仍在应对中国的崛起,没有心情再让2亿工人接近其客户。布雷顿森林体系2.0的作者曾作出警告,外围国家的工业化需要对核心国家的劳动力进行根本重组。“没有一个国家找到一种可行的方法来补偿自己的输家。”

选择中国作为制造基地的西方企业成为了中国发展战略的坚定支持者,在几乎世界各地的反全球化浪潮中,这些全球商业精英已不再那么强大。而被美国财政部贴上“货币操纵国”标签的威胁也限制了印度储备银行干预外汇市场的程度。

然后是Covid-19,以及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尽管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国之间关系的迅速恶化,促使美国去拥抱另外一个超过10亿多人口的印度,但大选年的大规模失业,使得美国不可能做出让步。印度理解这种迫切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下令将科技工作者使用的H1-B签证冻结到今年年底(优质工作签证,印度人占了三分之一),印度外包行业对此感到失望,但没有悲观情绪。

印度也有自己的限制。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邻国在喜玛拉雅山边境发生了45年来最严重的冲突,两国加深经济接触的前景微乎其微。印度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为500亿美元,与美国的贸易顺差为220亿美元。新德里有关自力更生的言论,可能只是为了让印度经济摆脱对中国商品和资本的依赖。但数亿受疫情影响的印度工人需要工作,这意味着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等工作,依然是由中国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产品。

全球社交巨脸书,推特等它们可能会支持印度。不过,即使在这里,印度强大的本地商业游说团体也将寻求界定接触规则。在印度投资数十亿美元后,亚马逊公司仍无法维持自己的电子商务库存。脸书公司为其广受欢迎的即时通讯服务WhatsApp收发款项的审批等待了两年。

最终,投资银行将促成合资和妥协。印度大亨的财富与在孟买交易的股票联系在一起。然而,如果它们能在纽约上市——就像中概企业离开纽约,在离本国更近的地方上市一样——它们将乐于支持人为压低的卢比汇率。这将给它们带来出口优势,同时使它们能够跻身全球富国之列。布雷顿森林体系仍有可能重振旗鼓。

标签 印度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