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全球战疫·连线|印尼华人:检测样本要寄雅加达,医护无防护

2020-04-05 14:45:11

“我们没有向公众发布某些信息,是因为我们不想引起恐慌。”

据《雅加达邮报》3月14日报道,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佐科3月13日承认,为了防止公众恐慌,他有意隐瞒了有关新冠病毒传播的信息。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凌晨,印度尼西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790例,死亡170例,治愈112例。

公开资料显示,印尼人口超过2.6亿,是世界人口密度第四大国家,首都雅加达人口3000万,是世界人口密度最大城市之一。

“我们已经失控了,病毒已扩散到每一处。或许我们会步意大利的后尘,我觉得我们正处在这个范围中。”据路透社3月25日报道,印尼公共卫生经济学家加尼向该媒体说。

3月30日,印尼华人廖羽翎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目前印尼极度缺乏口罩、药品和检测试剂盒,医护人员几乎是“裸奔”上阵。

廖羽翎长期在印尼巴厘岛从事旅游服务,是印尼乐巴厘国际旅行社负责人。今年1月中国疫情严重时,曾有过多年公益组织工作经验的廖羽翎发起组织了“巴厘岛华侨乐捐会”,向国内捐赠了百余万元的物资。

当印尼疫情开始严重起来后,她又尝试为印尼从国内募集物资,但却遇到了无法承担的高昂运输费用、没有医疗物品进口资质、在印尼没有被政府认可的接收渠道等问题。

“当我找(印尼)政府开具募捐证明时,他们告诉我很多高级官员都被感染了,所以没有办法出具公文。”她说。
一名工作人员在印度尼西亚日惹的日惹王宫建筑群里喷洒消毒剂,拍摄于3月31日。图片来源 新华社

“确诊人数只是冰山一角”

据《雅加达邮报》3月14日报道,印尼总统佐科承认,为了防止公众恐慌,他有意隐瞒了有关新冠病毒传播的信息。他说,“我们没有向公众发布某些信息,是因为我们不想引起恐慌。我们一直在努力攻克新冠疫情这个问题,因为新冠病毒的暴发可以发生在任何国家,跨越边境。”

疫情严重后,巴厘岛政府关闭所有进入海滩的通道,拍摄于3月29日。 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英国传染病数学模型中心(CMMID)3月24日公布的估算指出,印尼报告确诊的人数或只占总确诊人数的2%,这意味着印尼真正感染人数可能高达3.43万。

据印尼Kumparan新闻网3月22日报道,印尼医生协会(IDA)新冠肺炎工作组组长的祖拜里表示,印尼政府22日宣布的确诊人数只是冰山一角,并且印尼未能大量检测新冠肺炎的原因之一是缺乏检测试剂盒,这造成了印度尼西亚有很多疑似病例死亡,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另据《雅加达邮报》3月31日报道,据印尼国家发展规划委员会和印尼大学公共卫生专家的预测,如果印尼不加强目前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管控措施,该国可能不得不面临医疗体系崩溃和成千上万人的死亡。

“现在并没有很多人关注到印尼,大家的焦点主要还是在意大利、西班牙、美国等地区。但其实我们的疫情也很严重了,而政府又没有将真实的数据公布出来。在这样的处境里,我们根本不知道身边谁已经感染了。”廖羽翎说。

警察和保安在路边会随时检查经过的车辆和人员,拍摄于3月28日。

“现阶段大家的恐慌程度可能并不算很高。但比起恐慌,社会问题更为严重。”廖羽翎说,“以巴厘岛为例,疫情蔓延后政府禁止部分国家的飞机入境,现在90%以上的生意都没有了,很多靠旅游业为生的居民本来就很穷,现在他们连基本的生存都难以保障。”

医院呼吁民众捐赠口罩

“印尼目前人口超过了2.6亿,但只有132家医院可以治疗新冠肺炎患者。”廖羽翎说。

印尼卫生部数据显示,全国有约32万张医院床位,要应付逾2.6亿人口,相当于每1万人只有12个床位,而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布韩国每1万人有115个床位。在医生人数上,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数据指出,印尼每1万人只有4个医生,意大利的这个比例是其10倍,韩国也是其6倍。

“我们这里(巴厘岛)没有呼吸机,没有治疗的药物,病毒检测中的检查血样要抽血寄到首都雅加达,一周后知道结果,在这一周的等待时间里可以感染的人数也是很可怕的。”廖羽翎说。

廖羽翎在印尼生活了多年,她向澎湃新闻介绍印尼疫情暴发以来的亲身见闻说,对很多印尼人而言,检测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民众只能尽量在家隔离。如果是非常严重的病例,比如发烧到39℃、呼吸困难的时候才可以勉强进医院。许多人没有钱看医生,也没有钱去囤积隔离在家所需要的粮食。

“我所在的巴厘岛的情况也很糟糕,因为之前一直不停有外国游客来旅游,初期确诊的主要人群也是他们。本地很多人没有钱买口罩等防护物资,所以也被感染了。”她说。

疫情暴发后,还零星有一些游客在巴厘岛的海滩上晒太阳、冲浪,拍摄于3月25日。

截至4月3日,印尼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1986例,其中181人死亡。

“虽然目前印尼的大多数确诊病例出现在首都雅加达,但是在西部和中部的爪哇、马纳多、蓬提亚克和巴厘岛也有很多感染病例,而医疗资源又主要集中在雅加达,其他地区很难得到支援。”廖羽翎说。

印度尼西亚大学的公共卫生专家潘度(Pandu Riono)告诉《雅加达邮报》,被感染的医务人员的数量正在增长,“他们必须得到保护,印尼医生和民众的比例本来就低,而且在各地区的分布还不平衡。”
廖羽翎告诉澎湃新闻,“我们这里有一些医生护士因为没有防护装备而感染甚至去世了,口罩、消毒用品也买不到了,他们几乎是处于‘裸奔’状态在工作。有些医院甚至呼吁民众带一些口罩去捐赠给医护人员,但其实大家都没有口罩。”
另据路透社4月1日报道,由于缺乏适当的防护设备,印度尼西亚的一些医护人员只能穿着雨衣来治疗新冠病毒患者。印尼医生协会发言人哈利克?马利克于1日称,已有12名医生死亡,其中一人因过度疲劳而去世。
“我想我们的医疗系统没办法应对这个病毒,很多人都担心东南亚可能会成为欧美之后第三个暴发的中心。”她说。

募捐受阻,民间力量作用有限

武汉没有封城之前,廖羽翎就已经开始往国内捐赠物资了。

“武汉封城前,有一些国内的客人来巴厘岛旅游,买了很多口罩。我们好奇询问原因,才知道原来国内口罩可能会紧缺。所以我想,我们也多买些医疗物资回去捐赠好了,于是开始托从国内来的领队和游客帮我们带医疗物资回国。”她说。

廖羽翎托从国内来的领队和游客带医疗物资回国,拍摄于1月31日。

1月23日至2月3日,廖羽翎通过领队带回去了几十万只口罩,捐助了200多家医院。

“1月24日,我成立了‘乐捐会’这一民间组织,并召集在印尼的华人一起通过‘乐捐会’参与捐赠。募捐期间,巴厘岛的居民和导游无偿帮助我们打包和托运物资到机场。”她说。

“我们将整合好身边资源,汇聚起我们点滴的力量,全力支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今年2月廖羽翎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道。
巴厘岛的居民和当地导游无偿将物资打包和托运到机场,拍摄于2月1日。

1月23日至2月15日,廖羽翎通过她成立的“乐捐会”募捐物资,共计向国内捐赠了价值1885572.4元的防疫物资。随着国内疫情放缓,廖羽翎停止了捐赠,但印尼的疫情日益严重起来。

“乐捐会”捐赠的部分医疗物资,拍摄于2月1日。

当她尝试为印尼募集物资时,却遇到了无法承担的高昂运输费用、没有医疗物品进口资质、没有在印尼被政府认可的接收渠道等问题。

廖羽翎本希望在国内募集一些物资捐回印尼,于是找到印尼政府开具证明文件,结果收到回复称,“我们这里有很多高级官员都感染上了新冠肺炎,所以没有办法出具公文”。

3月27日,廖羽翎找到一个有资质且愿意出具公文的单位,让她能够在国内募集物资,然后安排印尼军队把物资接回。“之前也有一些捐到印尼的物资,但如果捐赠人还要承担高昂的运输费用,这对他们来说是难以承受的。”她说。

“目前已经有一些生产口罩、测试剂的厂商答应我们可以捐赠物资过来,但运输的费用需要我们来解决。”廖羽翎说,“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即使我们可以把物资运到印尼,在过印尼海关的时候也会遇到麻烦。我们需要有进口资质才能带回这些物资,或者通过印尼本地的基金会等被政府认可的接收渠道。”

廖羽翎称,因为目前印尼政府没有针对疫情做更多政策上的改变,民间力量很难调配到口罩进入印尼。

“我现在正准备起草呼吁捐赠的文件,希望可以帮助到印尼越来越快地回到平稳的状态。”廖羽翎说。

印尼政府紧急拨款,限制人员流动

据新华社报道,印尼总统佐科3月31日宣布,印尼处于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政府将额外拨款405.1万亿印尼盾(约合1762亿元人民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印尼政府当天还宣布暂时禁止外籍公民入境或过境,并将采取措施限制人员流动。

佐科当天在茂物总统府与内阁部长召开线上会议,随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已签署一项法规,授权经济部门采取“特别措施”,以保障公共医疗、救助国家经济和金融体系。他说,按照这项法规,印尼政府今后3年财政预算赤字不设上限;由于额外拨款应对疫情,印尼政府2020年财政预算赤字将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07%。路透社报道称,这是印尼十多年来最高预算赤字。

佐科还称,其他措施包括调低企业所得税率3个百分点至22%,增加对1000万户家庭的社会保障金,向低收入人群提供食品、予以电费减免。

3月31日,印尼中央银行根据政府宣布的措施,将印尼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预期增长率从4.2%至4.6%下调至2.3%至2.5%,为2001年以来最低预期。

佐科同时宣布,政府将采取“大范围社会限制”措施。“我们必须学习其他国家的经验,但不能照搬,因为每个国家有各自特殊情况。”

据法新社报道,印尼政府呼吁民众待在家中,但迄今没有要求首都雅加达等大城市实施强制居家隔离,印尼国内对此有批评声音,还有一些人质疑官方病例数据。

雅加达特区行政长官阿尼斯?巴斯维丹希望在雅加达实施“居家令”,已要求学校和娱乐场所关闭,减少公共交通服务,禁止人员聚集。

某些区域实行道路封锁措施,鼓励居民减少外出,拍摄于3月28日。

央视新闻4月1日报道,印尼一对新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穿塑料雨衣结婚。在印尼中爪哇淡满光地区的一个婚礼上,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新娘和新郎戴着口罩穿着塑料雨衣举行了婚礼,成为当地媒体的一个话题。

印尼一对新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穿塑料雨衣结婚。 图片来源 央视

根据当地的要求,不仅新娘新郎和伴婚人戴着口罩,穿着红色的雨衣,就连主婚人也戴着口罩和手套,两个证婚人坐得相距很远,也戴着口罩。

印尼司法和人权部3月31日发布指令,已服刑三分之二刑期的成年囚犯和已服刑一半刑期的未成年囚犯将获得提前释放,以防新冠病毒在监狱蔓延。符合释放条件的囚犯大约有3万人,超过印尼囚犯总数的10%。美联社报道称,印尼全国监狱按设计可容纳近13.2万人,如今关押大约27万人,严重超负荷。

标签 我们   物资   没有   政府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