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法国总统、瑞典总理向文在寅请教防疫!韩国没封城为何能成功抗疫

2020-03-26 10:43:49

新冠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风暴,韩国是中国以外唯一“压平曲线”的国家,抗疫有成引起各国关注。(AP)

二月下旬,新冠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韩国大爆发,确诊案例以每天数十位、数百位的速度暴增,2月29日最高峰时单日增加909例。韩国人口约5100万,病毒蔓延之快也让民众和邻近国家陷入恐慌。

然而,不到一周之后,韩国确诊案例已经减少一半,4天后又少了一半,直到22日已下降至64例,在极短时间内达到各国努力追求的“压平曲线”(flattening the curve),韩国成为中国之外,唯一曾有大规模疫情爆发、且成功压平曲线的国家,没有如欧美国家使出“全境封锁”却重伤经济的杀手锏。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23日以专文分析,韩国防疫策略生肖归功于三项因素:快速行动、大规模检测与追踪,以及来自公民社会的重要支持。《纽时》报导,青瓦台曾透露,欧洲疫情急剧高升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与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fven)都曾经亲自致电给韩国总统文在寅,以讨教韩国成功的抗疫策略。

2月26日,韩国一名工作人员在首尔天主教明洞圣堂消毒(美联社)

虽然韩国官员一再强调,所谓“成功抗疫”也是暂时性的成就,毕竟邻国若不当心防范,疫情随时可能再度升高。世界卫生组织(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仍大赞,韩国亲自示范如何控制住严峻疫情,并鼓励各国“采纳韩国和其他地区学到的宝贵教训”。

教训一:事态演变为危机前,及早介入

韩国在一月下旬出现第一起新冠肺炎确诊案例,韩国政府就会见多家医药大厂,企业高层建议大量生产新冠病毒的检疫试剂。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韩国政府2月4日就快速批准了第一款检测试剂组,制造商为首尔的Kogene Biotech公司,当时韩国确诊病例才仅有16例。两周之后,韩国病例数激增至近5000例,但工厂每天也已能够生产上千组试剂;现在韩国每日生产试剂高达10万组,正在与17个国家洽谈出口订单。

而在大邱市爆发严重疫情后,韩国政府也迅速宣布紧急措施,政府的新冠病毒应对策略顾问、流行病学家奇牟兰(Ki Mo-ran,音译)表示,及早发现群聚感染源是关键所在。

“韩国无须限制民众的行动就能做到这种成绩,是因为我们很早就找到主要感染来源,也就是新天地耶稣教会,”奇牟兰说,“如果我们再晚一点才找出感染源,事态会变得严重多了。”

教训二:及早、频繁检验,同时不忘安全

《纽时》指出,韩国至今已经进行过30万次检测,平均每170人就有1人曾接受检疫,让感染者尽早接受隔离和治疗,也避免病毒无休止地传播。想较之下,根据《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导,三亿多人口的美国至今也不过完成了约29万人次的采检,比例远不及韩国。

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也告诉BBC:“检测是最核心的对策,有了检测才能及早侦测病毒,让病毒扩散程度减至最低,也能快速治疗感染者。”

此外,韩国政府在武汉疫情爆发初期,也被认为掉以轻心。自身的警报拉高之后,韩国为了挽回落后进度,一口气开设600多间“检疫中心”,怀疑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民众,会进入类似透明电话亭的单人空间,由医检人员隔着墙壁的洞挖喉采检;至少50间中心还有“得来速”通道,民众不用下车、10分钟就能做完检验,只要6个小时就能收到结果。这些奇招降低医事人员的感染机率,同时也保护医疗系统不受瘫痪。

韩国疫情虽然稍见减缓,但首尔仍在加强消毒工作。(美联社)

教训三:追踪接触、隔离与监控

当韩国民众确诊感染病毒后,卫生单位会根据患者先前的行踪,一一追踪所有可能的接触者,要求他们接受检疫(或隔离,视情况而定)。透过这种繁琐程序,卫生单位能以最快方式找出病毒传播网络,并迅速将病毒从人际社会中“切除”。

五年前的惨痛遭遇,也让韩国民众比欧美人民更愿意把流行病视为紧急危难之一。2015年韩国爆发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MERS),由于当时应对失据,至少38人死于疫情。经此一疫后,韩国传染病法也允许政府获取人民的信用卡消费记录、汽车GPS数据及监视摄影机画面等等,以便及早追踪感染者的接触链。

“我们当时就像警探一样追踪流行病,”政府顾问奇牟兰说,“后来法律也因此修订,在传染病危机来临时,得以把社会安全置于个人隐私之上。”

教训四:纳入公民力量

现代多数国家都面临医疗资源不足、医护人力不够的困境,疫情当头更不能只靠医疗体系防守。韩国保健福祉部副部长金刚立(Kim Gang-lip)指出,领导人需要让公民完全了解情况,并直接向人民寻求帮助。

在韩国,包括电视、广播、地铁、智慧型手机推播等所有管道大量放送疫情讯息,无时无刻提醒人们戴口罩、保持社会距离以及当日病毒传播资讯,让大众高度肯定政府,恐慌和囤积潮不至于蔓延。

韩国首尔的景福宫游客仍戴着口罩。(美联社)

除了主动出击,韩国也动员公民自发力量加入抗疫。政府公布感染者每天、每小时,甚至细至每分钟的交通历程;当人们居住的区域出现确诊案例,也会即时收到“紧急警报”简讯,鼓励曾遇过感染者的民众主动接受检验。在家自我隔离的人也需要下载另一个App,一但踏出隔离区就会自动通报相关单位,最高可处2500美元的罚款。

因为有过MERS的惨痛经验,韩国民众也更愿意放弃隐私权,视防疫作战为第一紧急要务。重重防守之下,新冠肺炎在韩国致死率仅1%,是目前全世界最低的国家,显见及早发现、及早治疗的重要性。

此外,韩国实行的单一付款人医疗保健体系,只要医生建议或调查人员确认与感染者具有潜在关联,民众都可以免费接受筛检,相较于自费金额惊人的美国,完善制度显然也促进了检疫效率。

标签 韩国   感染   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