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新聞網-國劇最具影響力的新聞資訊網站

广州残运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请输入关键词  湖州师范学院  企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副刊 >

追踪:网友热议“要准确认识‘广州湾’历史”

来源:香港新聞網   更新时间:2017-09-13 22:16

追踪:网友热议“要准确认识‘广州湾’历史”

 
广州湾”法国公使署旧照片(网络资料)  

  碧海银沙网讯(图文/霍自强 编辑/子 安 文 和)9月5日,本网“要准确认识‘广州湾’历史”一文(下称:该文)发布后,引起网友的热议,众多网友纷纷发帖评论。另外,从多个渠道获知,本市多个微信群都有转发该文,受关注度相当高。

  《霞山文史》群一位呢称为“亲亲”的年轻网友评论:“痛快,敢于面对问题。不敷衍”。另一位呢称“红蓝”的圈友把其群友“春丛”在群中的交流对话——“霍大侠的文章后面有一段评论不错。”的截图发给笔者。据说,这位呢称为“春丛”的朋友亦是资深历史专家,刚被市政协特聘为文史专员。还有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本市“广州湾”历史资深学者给笔者打来电话说,他从朋友圈中看了笔者的文章,感觉该文有相当好的积极意义,他还表示:一段时间内一些年轻人对“广州湾”历史研究确是有方向问题。

追踪:网友热议“要准确认识‘广州湾’历史”

 
“西营”(现霞山)一法军兵营(网络资料)  

  该文发布前,笔者预料圈内会有一定反应,自己的观点可能会受到不同声音的抨击,这亦是正常现象和笔者撰写该文希望得到的结果。如果没有一定的反应,那就证明该文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且从反证法的角度来看,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反证了该文的应有价值和作用,何况,该文的关注度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料之外,乃一件大好事。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评论区的个别评论就不仅仅是观点相佐了,甚至已经是带有情绪发泄和具有敌意,尤其是“作为殖民地,广州湾起码避免了抗战时期八年中的六七年的战火,还成为不少省港澳老百姓、商人、文化人士一个逃生通道和抗日后方大西南的唯一物资输送出海”这样的偷换概念,以及“更重要的是,没有法国殖民地时期建设的话,就没有一个现代城市的基础”这样的笑话,广州残运网,其措辞让人一看就感到似曾熟悉。之所以有这样的情绪发泄和具有敌意,原因无非就是动了某些人的奶酪而已,有的则是自己对号入座。

  上面提及的这些问题,本来不需要重复回答和解释,因为该文已经有直接了当的表述。且有网友的评论亦非常到位,例如“广州湾的历史,就是一部殖民与反殖民的历史,就是一部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碰撞与融合的历史。”其实,这也是笔者一贯的看法。简单来说,也就是如何评价“广州湾”人民抗法斗争的大是大非问题。但针对其中一名自称为“历史研究生”的无知,笔者还是要奉献其两句。你究竟是要“感谢法国的文化机构”,还是要感谢法国殖民者武力强占“广州湾”?如果你要“感谢法国的文化机构”,那你只能去研究“法国风情”,也就不要在这里说三道四来丢人现眼了。建议这名“历史研究生”,先搞清楚霞山为何原来被称之为“西营”,再出来显摆!

  在该文讨论区第一位评论的网友,其的评论某些观点虽然笔者不完全赞同,但其他观点却是颇具客观,且十分尊重史实。他提及:“霍大侠分析湛江为什么不能成为第二个香港是有历史和地理根据的,但有一点他注意到了,可惜没有归纳进去。就是他说的安南。”这里笔者要说明一下,个人认为这位网友提及的这个点与“如果当时不收回‘广州湾’,现在的湛江就是香港这样的大都市了”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加之,相关“安南”的内容,笔者在另一篇拙文“历史回顾中应该注意的现象”一文有所涉及,但笔者感觉这位网友提及的这个问题,对人们准确认识“广州湾”历史具有较好的启发性作用,尤其是原来不熟悉“广州湾”历史的朋友。

  启发一:首先要清楚“安南”是什么概念。“安南”也就是现在的越南,也就是一个地名,二战前,“安南”也是法国在海外的一个重要殖民地。“广州湾“沦为法国“租借地”后,为了维护殖民统治的需要,法国从“安南”带了许多“安南人”来到“广州湾”协助日常管治,这些“安南人”的地位远比当地人高。所以,通俗来解释,这类“安南人”,也就是协助法国殖民者在“广州湾”实施殖民统治的帮凶。

  启发二:为何法国殖民者把从“广州湾”搜刮到的财富转到“安南”去建设?这也是法国殖民者认为“安南”的地位比“广州湾”重要。因为,在“广州湾”沦为法国的“租借地之前,“安南”已经是法国的传统殖民地,再者,把搜刮到的财富转出去他们需要的地方,这也是殖民者的强盗本性。实际上,还有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广州湾”当地人民的抗争令法国殖民者不舒服和感到恐惧。

  至于这位网友提及的王经国老师,笔者亦十分熟悉,也是王老的“粉丝”。 现在,还需加多一个理由,前些年才知道,王老过去还是笔者岳母在“市立一中”读书时的体育老师。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凡有王老在场的球赛,赛后,笔者都会与一帮“粉丝”围在王老身旁,听他点评球赛和“爆料”。这缘于笔者是一名铁杆足球迷,更有王老在本地体坛的地位和威名。记得儿时在赤坎体育场观看一场足球赛,输球的一方守门员埋怨球场的场地不平,还说湛江的球场连越南的球场也比不上。当时,担任球赛监督的王老当即把这名湛江电机厂北海籍的“高佬”骂得狗血喷头,因为,王老知道这名“高佬”守门员在青年队时去过越南的海防市比赛。而王老对“广州湾”时期,法国殖民者把搜刮到的相当一部分财富转到越南的海防、西贡(现胡志明市)的强盗所为一直是是深痛恶绝的,笔者不止一次听过王老对法国殖民者的愤慨。这里面既有王老为人的正义和坚毅,亦有王老出自于具有抗法斗争传统的黄略人勇敢不屈的气节和立场。

  这位网友还建议笔者与龙鸣教授和何杰编辑多切磋。其实,笔者和龙鸣教授和何杰编辑都是好友,亦经常向他俩请教,尤其是对龙鸣教授十分之敬佩。一位外乡山东人,多年坚持不懈研究雷阳地方文化,专注研究和推介雷州名吏陈瑸清廉做官和服务雷州百姓的事迹,且硕果累累。笔者和龙鸣教授还是“酒友”,时常小聚畅饮,煮酒论英雄,有时亦会因某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而争论得面红耳赤,但一点都不影响到双方之间的友谊,更不影响各自对湛江的热爱。所以,笔者也不能苟同该文评论区另一位网友“北方人不懂广东历史”的提法,笔者认为:只要是客观研究评论历史的都应该得到尊重。再说,本地系列研究雷阳文化和“广州湾”历史的学者中,研究之深度鲜见人在。

  自然,因为熟悉度和人脉因素,本地人对本地历史的感悟比外地人士有优势,具体做些实际工作也相对容易,但能象胡贤光老师创办“广州湾”民俗馆这样有实际意义的举措也颇为鲜见。从研究“广州湾”时期本地文化民俗的需要出发,胡贤光老师创办“广州湾”民俗馆的举措难能可贵。目前,“广州湾”民俗馆场地有限,笔者认为,相关部门应继续加大护持力度,使之有扩馆的可能性。

  更为搞笑的是,有网友看了该文和评论区的相关评论后,质疑该文有引蛇出洞的嫌疑,这真是让笔者跳下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不过,说实话,该文和之前发布的“历史回顾中应该注意的现象”一文,只是笔者拟为准备撰写的《西营记忆》系列进行铺垫,以提醒自己亦要注意核实相关资料和“三亲者”口述的准确性;更为重要的是,要旗帜鲜明地推介革命前辈为湛江解放流血牺牲的英勇斗争历史,还要用湛江解放后的建设成果和日新月异的变化事实,回应那些“如果当时不收回‘广州湾’,现在的湛江就会是香港这样的大都市了”的无知说法。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網站介紹  網站申明  商務合作  聯繫我們 百度更新  網站地圖
投稿專用:gdstar@163.com| 技術支持:港澳台新聞網
Copyright 2013-2014 香港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本站申明:本站部分資料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zhan@bai.com,我們會在第一時間為您處理
香港新聞網,专注國際都市新闻报道!
港ICP备1999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