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新聞網-國劇最具影響力的新聞資訊網站

广州残运网--2010广州亚残运会官网-立足报道世界杯赛事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企业  请输入关键词  湖州师范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歷史與勵志 >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时间:2017-12-05 08:12 歷史與勵志 作者: 广州2010亚运会(www.gzapg2010.cn)

本文标签深度  |  “漂”在冰城  


上午九十点钟,群里真正的日常开始了:晒宝宝照片和小视频的,发语音聊家常的,互通附近最新菜价信息的,通知变天加衣服的,转发育儿常识和心灵鸡汤的……

这种群聊信息,每天至少三四百条。表面看,就是一大家子人"唧唧喳喳"唠家常。这个"家"有90多人,平均五六十岁。

他们并不清楚彼此的名字,因为在群里,都是在孙辈小名后面加上"奶奶"或者"姥姥"。

"妙妙姥姥"高艳霞是群主。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妙妙姥姥高艳霞

两年前,宝宝们一岁多,高艳霞编了个腰鼓队,让群里的奶奶和姥姥们统一推着宝宝车,拴上腰鼓——浩浩荡荡的"奶姥腰鼓队"满小区这么一耍,场面震撼,迅速"圈粉"。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大家都跑来问:你们哪个托儿所的呀?我们就说我们有个群,都是姥姥奶奶。他们说:“呀,咱都一样的啊!就‘呼啦啦’全加进来了……”

这个拥有5000多户家庭的大众型小区,位于哈尔滨新区。当初房价适中,很多大学毕业后打拼了几年、有一定积蓄、打算留在哈尔滨生活的年轻人住了进来。

一两年后,外乡老人涌入。高峰时期,小区院子里能同时看到上百个带孩子的老人。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戏精”奶奶姥姥们总有花不完的力气。天好的时候,群里规定每天必须在小区的长廊聚三次。

喊一声,全体宝宝车倾巢出动。“谁家中午懒得做饭了,就抱宝宝跑别人家蹭饭吃……”高艳霞说,“除了睡觉,我们就像生活在一起。”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最远的有苏州、杭州、潍坊等地。进了群才发现,经历太相似了:从儿女怀孕起,他们就过来一起住;儿女们也年龄相仿,大都是“80后”。他们每天做的家务,甚至每天的心事,“都一样一样的”。

他们一起聚过餐、唱过歌、跳过舞,爬过山、泡过温泉……像腰鼓队、小合唱和太极拳队这种宝宝参与的“主题趴”,大家会统一买服装。“小区保安见我们‘奶姥天团’来了,都给我们敬礼呐……”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这是每个月难得一次的放松时刻。在“退了休还超期服役”的日子里,他们时不常闹腾闹腾,争取做点儿“自己的事”。

这个群一直没有爷爷和姥爷加入,因为“怕大家都放不开”。高艳霞说,只有一个“编外文秘”,“有个姥爷特关心咱们,每次聚会都帮咱们写‘祝酒词’,还做通讯录、帮忙整理照片……”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3年,宝宝们从襁褓被送进了幼儿园。这个群从最初的7个人,一路壮大。他们的群口号是“在家精益上岗,在外平易近人”。每次组织活动,他们都要一起大声喊出这个口号。

要喊好几次。自己给自己鼓鼓劲。

“我们不是乐观。”高艳霞对记者说,“是生活能力太强了。”

进一步“老漂”

退一步“空巢”

张景玲在女儿家的衣服,只占据大衣柜的一角。她习惯将女儿女婿的衣服仔细洗好,妥帖挂起来。自己为数不多那几件,一直叠进一只手拎包里。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张景玲

离开山东潍坊前,她在一家鞋厂做仓库保管员。女儿怀孕7个多月,感冒很严重,丈夫又出差,于是打电话希望母亲能来。

张景玲二话没说就启程了。坐在火车上,她无数次想象着女儿做母亲的场景,好几次没憋住,“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自从女儿上大学离开老家,到毕业留在哈尔滨,再到结婚,张景玲一直感觉“日子没了方向”。即使每天通电话,但女儿从来报喜不报忧。

她只能靠看哈尔滨天气预报、翻女儿朋友圈,再从女儿电话里的语气,去想象和拼凑女儿的生活。她一直觉得,“这么多年把我姑娘扔外边,对不住”。

“儿孙在,任漂泊,不问归途”…为儿女 “漂”在冰城的老人们

△张景玲

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再次被强烈需要了。

于华和老伴从老家牡丹江林口坐了7个半小时的车,过来帮儿子照顾二胎。

“来前儿啥也没带,空手来的。”她笑,“我想着一边照顾小的,想家了就回去倒腾几件衣服再来呗!你在人家住,拿那么多衣服干嘛?”

怀着对孙辈的期待,父母们匆忙踏上了赶往异乡的车。当然,更多是对新生活的憧憬——他们终于要和从上大学就离家的儿女重新在一起了。尽管他们计划着把小孩带大就回老家,但那些电视里几代同堂的热闹场景,还是充满了诱惑。

以儿女的经济状况,雇保姆带小孩一个月要4000多元,“太奢侈了”。最关键的是——他们,才是儿女"最放心可靠的人"。

兴奋和新鲜感,很快被吞没在喧嚣的城市。高艳霞老家在平房,距这里只有两小时车程,可喧闹的市区和老家相比,简直“像两个城市”。她刚来的时候,没睡过一个完整觉。

“夏天开窗,大半夜车轧过减速带,那才响呢!我以为电灯掉下来了,‘扑棱’我就坐起来了……”

相比牡丹江,哈尔滨对于华来说盘根错节。出了小区门站在熙熙攘攘的路边,根本不知道往哪走。这里车多人多,她一出门就“高度紧张”。“我怎么走哪儿都踩人家后脚跟……刚来那年嗓子疼得啊,咳嗽,直上火……”

三代人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上厕所排队、夏天在家穿衣服不方便这种琐事,再所难免。老家榆树镇的管凤珍也清楚,她从此就和老家滋润的生活“拜拜”了。


本文地址: http://www.gzapg2010.cn/htm/pinpai/2017/1205/95393.html_转载请保留_歷史與勵志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網站介紹  網站申明  商務合作  聯繫我們 百度更新  網站地圖
投稿專用:gdstar@163.com| 技術支持:港澳台新聞網
Copyright 2013-2014 香港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本站申明:本站部分資料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zhan@bai.com,我們會在第一時間為您處理
香港新聞網,专注國際都市新闻报道!
港ICP备1999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