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聚焦】2018年是极为关键的一年转基因产业化进

2018-10-03 05:27栏目:聚焦观点

2018年1月,海南的气温仍能达到20度以上,每年郭三堆都要在这里待半年左右。他是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的研究员,所里的海南繁育中心就在三亚市区西北。

过去几年,郭三堆看着无数转基因作物在这里生长,也在这里被销毁——中国对转基因作物的研发有严格限制,未经安全性审查均不能被带出园区一步。

除了棉花,繁育中心还培育了抗虫转基因玉米——根据农业部消息,这将是国家下一步力推的产业化作物。二十余家种子公司选择在这里育种,只要政策出台,就能大规模生产。

2015年,“推进转基因经济作物产业化”被写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并将在2020年迎来收官验收。从育种到大规模种植,需要一定的培育周期。业界共识是,若2018年国家不启动转基因作物产业化,2020年达成目标将“比较困难”。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戴景瑞同意上述说法。不过,在刚刚过去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转基因产业化并没有被提及。

在转基因研发上,国家自2008年起,投入超过200亿元,有了一些过硬的技术和产品,然而目前因为种种原因,绝大部分产品还不能推向社会。

2018年,成为了转基因产业化至关重要的一年。

【聚焦】2018年是极为关键的一年转基因产业化进

戴景瑞在田地里,指着转基因玉米取样留下的缺口。(范宁/图)

产业化路线图非常明确

随着“十三五”规划时间节点越来越近,业界人士开始变得有些焦灼。

2017年12月28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这场会议一度被猜测会做出转基因产业化破冰之举。但在会上,转基因产业化并未被提起。

而在政策层面,推进转基因产业化已是大势所趋。

2008年,专项投资额为200亿元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启动,是当时农业科技领域中唯一的重大专项。中央1号文件在近十年内七次对转基因工作进行部署,中央层面领导也多次听取转基因重大专项的进展报告。“十三五”规划提出转基因产业化目标后,农业部在2016年4月举行发布会,宣布将调整战略重点,推进抗虫玉米这一新品种的产业化进程。

“(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路线图非常明确,从非食用,到间接食用到食用,考虑的不单是科学,而是社会承受力和环境因素。”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汪学军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戴景瑞是玉米遗传育种专家,他曾向高层领导汇报,到“十三五”末期2020年,中国完全有可能实现转基因玉米产业化。

据他推算,如果国家在2018年开始产业化,按照一年繁殖两季、一亩的种子就可以种200万亩来推算,2018—2020三年时间里推广上亿亩转基因玉米不成问题:“开始种的时候面积可能小一点,到2019年就能翻一番。”

但这仅仅是理论上的提法。

对转基因新物种培育有严格的标准,第一步是拿到安全证书。安全证书的评审程序,要经历实验研究、中间试验、环境释放、生产性试验、申请安全证书五个阶段,从实验研究开始就要进行审批。1997年,国家宣布成立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负责转基因的安全评价和咨询,成员包括农业、食品、卫生、医药、环保、检疫等多领域专家。

审批过程可能极其漫长。华中农业大学培育的两种转基因水稻,安全评价耗费了11年,增设了灵长类生物安全试验,在2009年才最终获得安全证书,有效期5年。

而获得安全证书并不代表产业化。按照种子法,新品种取得品种审定证书、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才能进入商业化种植。

戴景瑞透露,目前全国有二十余个转基因玉米品种已经或正在提交安全证书申请,其产品在安全性上已经达到了产业化要求,就等国家“一声令下,开放政策”。

被错过的机会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一直认为,中国错过了转基因技术领先世界的“风口”。在他看来,2000年前后,中国有一次非常好的机会。转基因抗虫棉、植酸酶的玉米、转基因抗虫水稻都拿到了安全证书。“可是后来出现了波动,我们一下失掉了机会,一直到现在。”

迄今为止,中国只有转基因番木瓜和抗虫棉实现了产业化,前者因非转基因难以收成,后者则是历史和现实双重作用的结果。

1988年,郭三堆回国参与抗虫转基因棉花研究。上世纪90年代初,全国棉花产量400万吨,大部分用于出口换取外汇——郭三堆说,棉纺品总产值一度达到1600亿人民币,占全国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那会儿国家很穷,换取外汇是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