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萨默斯:达沃斯应聚焦中产阶级困境

2018-09-30 05:28栏目:聚焦观点

参考消息网1月23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18日发表题为《聚焦针对中产阶级的增长》的文章,作者是哈佛大学教授、该校前校长、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文章称,全世界已基本耗尽把央行调节作用作为增长战略的空间。需求过剩、通胀、过度信贷以及实行货币紧缩政策的必要性是我们相对担心最少的问题。全文内容如下:

摆在我们面前最具挑战性的经济议题涉及一个在本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几乎不会被代表的群体:全世界工业国家的中产阶级。正如美国进步研究中心包容性繁荣委员会(我与英国工党高层经济官员埃德·鲍尔斯担任该委员会共同主席)在一份新报告中所认定的,对工业民主国家的成功而言,没有什么比持续提升工薪家庭工资和生活水平更重要。

中产阶级前景堪忧

在各方关注全球金融、地缘政治以及帮助全球贫困人口的义务之际,人们不应忽略这样的事实:如果没有政策上的重大转变,即便以最好情形来看,全球中产阶级的前景也很成问题。

首先,提高收入的必要条件——经济增长受到萦绕心头的长期停滞和通货紧缩的威胁。

实际上,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下跌逾1个百分点,德国和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仅为一年前的一半。如此低的利率意味着储蓄持续超过投资,意味着欧洲和日本货币政策毫无成效的情形可能还会继续存在,而且这种情形可能在美国再度出现。

全世界已基本耗尽把央行调节作用作为增长战略的空间。需求过剩、通胀、过度信贷以及实行货币紧缩政策的必要性是我们相对担心最少的问题。央行仍须尽自己的职责,但是时候采取一致重大措施增加公共和私人投资了。

其次,当前的政策路径无法保证我们的经济具有维持不断增长并让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容量。美国常常被视为一个榜样,实际上以全球标准来看,美国的确表现不俗。过去5年,美国经济增长了约11%。标准经济测算显示,其中大约8%可归于周期性因素,是失业率下降带来的。这就使得这5年中只剩下3%的增长可归于经济容量的增长。即便在我们的经济复苏之后,25岁至54岁之间的美国男性失业比例还是高于日本、法国、德国和英国。

先不谈需求问题,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增长前景更糟,那里的成年人口正在减少并趋于老龄化,而且经济活力正在减退。大幅下调对工业经济体潜力的估值的一大原因就是近年来的衰退形势。在许多方面,强劲增长本身就是促进增长的最佳结构性政策,原因是它能令投资增加、劳动者获得经验等等。但必须作出更多努力。

精英阶层需要警醒

第三,如果要让中产阶级受益,经济繁荣必须是包容性的,这一点在当前环境下远未得到保证。假如美国目前拥有与1979年相同的收入分配体系,那么处于底层的80%人口将多拥有1万亿美元——或每个家庭多拥有1.1万美元。最顶层的1%人口将少拥有1万亿美元——或每个家庭少拥有75万美元。如果国际一体化及合作继续被视为让各国内部分裂同时让四处流动的全球精英受益,则维持国际一体化和合作几乎不具有前景。

必须转变经济领域国际合作努力的重点。贸易和投资方面已经取得大量进展。但在避免税收和监管领域的“竞次”行为方面,还做得比较少。只有在加强国际合作的情况下,才可能维持累进税制以及足够的监管保护。此外,只有普通公民在更为开放的全球经济中看到益处,这一切才会实现。

这三大担忧——长期停滞和通缩、潜在经济增长缓慢以及不平等状况加剧——实实在在。但没有抱宿命论观点的理由。许多国家的经历(包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本世纪的经历)以及众多时期均表明,中产阶级生活水平的持续提升可以实现。但这需要精英阶层认识到其重要性并致力于实现这一点。这一定是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