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人类大脑有怪癖:处理信息时很难聚焦问题根结

2019-06-02 22:04栏目:最新聚焦

为什么人们生活中有许多问题似乎无论如何努力解决,都将始终存在?目前,美国哈佛大学最新研究表明,人类大脑处理信息有一个“怪癖”——那就是当某些事情变少或者风险降低时,我们的大脑仍能产生相关的联想,认为担心的事情“无处不在”。

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大卫·莱瓦里最新研究表明,我们的大脑天生会对事物进行比较分析,这使得我们一直感到担忧。想像一下,一个由志愿者组成的“街坊哨兵队”,当他们看到任何可疑现象时会立即通知警察。一个新的志愿者加入街坊哨兵队,他的目的是降低该区域的犯罪率。当他首次做志愿者遇到严重犯罪现象,例如:袭击他人或者入室行窃,他会选择立即报警。

让我们假设这些努力是有益的,但随着时间推移,袭击他人或者入室行窃事件在整个街坊里变得越来越少。“街坊哨兵”接下来会做什么呢?一种可能是他们将逐渐放松下来,并停止报警。毕竟他们过去曾担心的严重罪行已成为过往历史。

但是你可以分享我们研究小组的直觉——在这种情况下多数志愿者并不会因为犯罪率降低而放松警惕。相反他们会变得更加“多疑”,因为在犯罪率较高的时候,他们不会在意一些事情,例如:违规穿越马路行为或者夜晚街头徘徊人员。

你可能会想到许多类似的情况,在该情况下问题似乎永远不会消失,因为人们总是不断地改变他们对问题的重新定义。有时这种情况被称为“概念蠕变”或者“改变规则”,它可能是一个令人失望的经历。

当你不断地重新定义解决问题的方法时,你怎么能知道自己正在解决一个问题呢?我和同事希望理解此类行为是如何发生的,为什么发生,以及是否可以避免。

寻找麻烦

为了研究当目标事物变得稀少,人们是如何理解事物概念变化,我们邀请志愿者来到实验室,让他们完成一项简单任务——观察一系列计算机生成的人类面孔,然后确定哪些面孔看上去具有“威胁性”。在此之前研究人员在计算机上合成了一些人类面孔,其范围从较高“威胁性”至较高“友善性”。

当我们向志愿者演示计算机“威胁性面孔”越来越少时,我们发现志愿者扩大了“威胁性”定义,将识别的面孔更多地归入这一类别。换句话讲,当他们找不到更多威胁性面孔时,他们会将一些友善面孔归其中。这项实验表明,人们所认为的“威胁性面孔”并非始终如一的概念类型,而是取决于近期他们看到了多少威胁性面孔,如果威胁性面孔逐渐减少,他们会将一些友善面孔误认为是具有威胁性的面孔。

这种不一致性并不局限于人们对威胁性面孔的判断。在另一项实验中,我们要求志愿者做一个更简单的决定:分辨计算机屏幕上的彩色圆点是蓝色还是紫色。

伴随着蓝色圆点越来越少,志愿者开始将稍带紫色的蓝色圆点误认为是蓝色圆点,并且当我们告诉志愿者蓝色圆点会变得更加罕见,如果找到会获得现金奖励时,他们就将更多稍带紫色的蓝色圆点也当作蓝色圆点。这些研究结果表明,该行为并不完全是受大脑意识控制,否则志愿者就会获得始终如一的现金奖励。

伦理道德判断

当我们获得面部威胁和屏幕彩色圆点实验结果之后,研究小组开始猜测,是否这些研究结果仅是人类视觉系统有趣特征的一种表现,这种观念的变化也会出现在非视觉判断上吗?为了测试这一点,研究小组进行了最后一项实验:让志愿者阅读不同的科学研究,确定哪些是符合伦理道德的研究,哪些是不符合伦理道德的研究。我们怀疑自己是否会在这些判断中发现同样的不一致性,就像我们的威胁性面孔和屏幕彩色圆点分析实验一样。

基于伦理道德判断,我们猜测随着时间变化会出现类似的实验结果。如果你认为今天看到的暴力事件是错误的,那么你明天看到的暴力事件也是错误分析,不论你看到的暴力事件有多少或者暴力程度变得多小。

令人惊讶的是,最后这项研究结果与之前研究有类似之处。随着时间变化,我们向人们展示越来越少的不符合伦理道德研究时,他们开始表示更广泛的研究是不道德的。换句话讲,仅是因为他们阅读了较少不符合伦理道德的研究,他们就会对伦理道德概念进行更严厉的评判吗?

大脑喜欢进行比较

当志愿者看到威胁性面孔越来越少时,为什么志愿者不寻求帮助,而是将威胁性面孔的判断标准降低呢?来自认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这种行为是我们大脑处理信息基本方式的结果——我们不断地将眼前事物与最近环境状况进行比较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