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未将“葫芦妹”搬上荧屏 胡进庆留下遗憾

2019-05-20 23:06栏目:最新聚焦

  未将“葫芦妹”搬上荧屏 胡进庆留下遗憾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17日上午,上海宝兴殡仪馆告别厅内循环播放着这首伴随着无数80后、90后长大的《葫芦娃》剪纸动画片主题曲,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级导演、“葫芦娃之父”胡进庆的追悼会就在这里举行。胡进庆于5月13日下午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3岁。在追悼会现场,北京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胡进庆的儿子胡寅。胡寅称,父亲此生最为遗憾的是葫芦妹的底稿都画好了,但未拍摄制作成动画片搬上荧屏

  现场

  外甥拟对联寄托哀思

  《黑猫警长》导演送花圈

  当日上午10时许,北青报记者在西园厅看到,胡进庆巨幅遗像摆放在正中,在“沉痛悼念父亲大人”横幅两侧,张贴着挽联,分别写着“动画铸就中国风 一生追求 探索突破”“童叟追欢葫芦娃 留芳人间 奉献大爱”。胡进庆外甥胡晓辉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他苦思冥想后写成的,用最简要的语言概括了三舅一生的成就,这也是三舅真实的人生写照。

  北京电影学院、上海电影集团、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等胡进庆生前学习,工作的单位均送来了花圈。尤为引人注目的,是落款为“老同学黑猫爷爷戴铁郎”所送的花圈,戴铁郎即动画片《黑猫警长》的导演。

  胡进庆女婿周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岳父一生执着追求艺术事业,塑造的葫芦娃形象,赢得了无数80后、90后甚至是00后的青睐。粉丝们寄给他的贺卡有近十万张,都放在家里。然而,在如此光环的笼罩下,他本人却显得极为低调,生前留下遗言丧事从简。

  “我们家属遵从他的遗愿,在这里为他举办一个温馨而简朴的追悼会,来的都是他的生前亲友。我们用葫芦娃主题曲送他最后一程。”周民说道。

  追悼会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领导致悼词。悼词中介绍,胡进庆对艺术执着追求,是创建和发展中国剪纸动画的功臣之一,后又发明了“拉毛”剪纸新工艺,从而摄制成功了水墨风格的剪纸片,极大丰富了美术片片种。

  曾与胡进庆共事多年的美影厂一级摄影唐益楚告诉北青报记者,胡进庆留给他的印象是思想解放,富有大胆创新精神。早在70年代,在摄影灯光条件还极为落后的时候,胡进庆在执导拍摄《丁丁战猴王》中,用台灯和探照灯对打,光与光之间碰撞互映,制造出很神奇的光影效果。

  生前

  被帕金森病困扰

  有时手抖得抓不住笔

  5月15日16时许,北青报记者在静安区曹家渡街道武南居委会见到了胡寅。这里原是美影厂的家属院,胡进庆老两口在此居住多年。提起父亲胡进庆生前身体状况,胡寅说父亲最近几年基本上每年要住一次到两次医院。

  “父亲罹患帕金森病、支气管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老年并发症,最终导致多脏器衰竭而去世。”胡寅说道。尤其是帕金森病困扰胡进庆多年,以至于他对年轻时做过的事常常想不起来,在家里时常发呆,说过的话要重复好多遍。

  胡进庆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于上海美影厂退休的。2000年胡寅从日本回到上海后,发现父亲有手抖的毛病,到2004年,这毛病越来越严重。“父亲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他的双手总是不停地颤抖,像是在敲什么东西。抖得厉害的时候,手里的东西会掉,抓不住笔。这使他很痛苦,严重影响他写字、画拉毛画。”

  创作

  将梦境画下来找灵感

  向家人征求造型意见

  在胡寅的印象中,父亲胡进庆晚上睡觉时,有时做梦梦到一个场景,怕遗忘了,便会一骨碌爬起来,将梦里的东西简单地画出来。如此梦境激发灵感,已成为胡进庆的一种创作方式。这也导致他白天吃不消了就在床上躺一会儿,晚上又生龙活虎地搞创作。

  “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坐在写字台前发怔,陷入深深地构思创作当中。他会为此而失眠,整晚不睡觉。”胡寅说道。在他的记忆当中,父亲最痛苦的时候是开始出造型的时候,他会因为一个剪纸角色画不出、画不好而推倒重来,反复琢磨思考用什么样的画法再继续下去——就这样画完一张纸,接着再画一张纸。不一会儿工夫,废纸堆满一纸篓。

  胡寅还清楚地记得,父亲将美影厂里创作时多余的剪纸造型带回家,让家人看看,帮他提提修改意见:包括葫芦兄弟及其爷爷、蝎子精、蛇精等。很多时候,为了一个剪纸造型,得花费一天工夫。孩子们都睡着了,胡进庆却还在加班。

  “值得一提的是,我母亲也在美影厂工作,她在动画组负责描线。我父亲画好剪纸后,需要我母亲描线,着色,等材料晾干之后,再将剪纸刻好。接着中间装上钉子,再在后面放上背景,用收音机变压器里很细软的铜线牵拉移动。每移动一格拍一张。”胡寅说道,那时的摄像机像大炮一样,又高又重,将镜头拉上拉下地对剪纸拍出二维动感荧屏效果。

  生活

  退休后关注动漫业态

  觉得“喜羊羊”有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