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女子被天降大狗砸瘫无人认责 状告整栋楼房东租

2018-11-27 18:13栏目:最新聚焦

  从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出院后,张萍和家人住在海珠区一个小宾馆里。她的情况没有改善,依然只能终日躺着,脖子以下的身体还是动弹不得。每隔两周,她还得去珠江医院换一次尿管。

  她和丈夫同是湖北省天门市黄潭镇新华村人,今年春节后来到广州,丈夫平时做建筑方面的散工,张萍则负责家务,两夫妻是带着希望来的,打算给刚工作的儿子张立清(化名)攒点结婚钱。

  今年4月15日下午发生的事故,改变了一家人的人生轨迹。

  11月15日,躺在宾馆床上的张萍用微弱的声音对记者说:“哪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醒来就在医院,动不了了。”

  为防止肌肉坏死,张萍每两小时需要按摩身子,丈夫和儿子只能把工作放下,全家没了收入来源,家里的债务也越积越多。

  24岁张立清毕业才两年,本在武汉一广告公司有份工作。母亲受伤后,他照顾母亲之余,还得忙官司的事。

  “我告诉他老是请假也不好,还是把工作先辞了吧。”张萍心里有些懊恼,觉得儿子的前程因此被耽误了。

  “光是医药费已经花了接近40万,后期还有康复的费用,不知道要多少。”张萍苦涩的说,她只想官司快点结束,并想早点回到家乡,她不想在广州接受康复治疗,因为费用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