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专业的体育彩票数据门户

《我们与恶的距离》:对人性的反思,比愤怒更重要

2019-04-05 20:46栏目:热点新闻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出自陈世骧先生1966年致金庸的一封书信,是陈世骧对《天龙八部》给出的评论,这八个字同样也很适用于《我们与恶的距离》。

  贾静雯在《倚天屠龙记》之后阔别十五年再回电视剧,联手金钟奖影帝吴慷仁带来了《我们与恶的距离》。这部剧由一起“无差别杀人案件”切入,将受害者家庭、加害者家庭、为加害者辩护的律师等联系在一起,将新闻职业道德、原生家庭、社会体制、家庭教育等诸多社会议题抛上台前,并试图探讨人性“善与恶”间的距离。

《我们与恶的距离》:对人性的反思,比愤怒更重要

  从Netflix与韩国合作的《王国》到HBO与台湾公视合作的《我们与恶的距离》,美国影视平台打造的亚洲本土剧集一部比一部成功,在内地的热度和口碑都不容小觑。而这两部剧之所以成功,除了制作精良外,也是因为其探讨人性的深度内核吸引了很多观众。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本创作灵感来源于很多发生在台湾的真实刑事案件,同类型案件在国内也很是常见。从药家鑫事件、于欢事件,到滴滴网约车事件、红黄蓝事件,近几年内地众多刑事案件同样引发了公众的大规模关注,公众情绪激昂讨伐加害者下,法律与道德的冲突也被摆在了台前。可以说,目前电视剧市场缺少的正是《我们与恶的距离》这种去反思社会热点议题和热门刑事案件的严肃剧集。

  无人不冤

  有情皆孽

  故事由一起枪击案引出,嫌犯李晓明在戏院开枪射击,造成了9人死亡,21人受伤,李晓明开篇便被判决了死刑,而故事的重点,正是被这起无差别杀人案卷入到旋涡中的众多不同立场的人:

  1. 因孩子罹难濒临破碎的受害者家庭

  在陪同儿子天彦看电影时,贾静雯饰演的宋乔安中途接到工作电话后离场,等她返回时儿子已经遇难。这场事故之后,宋乔安在工作与生活中性情大变,与丈夫女儿逐渐疏远、不敢再进儿子房间,成为了职场女魔头、不断用酒精麻痹自己、拒绝心理咨询,成为了一个没有“病识感”的病人。

《我们与恶的距离》:对人性的反思,比愤怒更重要

  在丈夫认为应该找到事件真相、找到凶手动机,避免下一个受害者出现时,宋乔安果断拒绝:“如果杀人犯还有他们的家人,都不用负任何责任,我们家天彦算什么。”其实,她在痛恨凶手的同时,也在痛恨着自己,“没有在接完电话后立即返回,而是喝了一杯咖啡”成了宋乔安最大的负罪感,她甚至希望自己当时能与儿子一同去死。

  2. 因被“连坐”逃避人群的加害者家庭

  在儿子李晓明犯罪之后,李家一家人均被舆论“连坐”,愤怒的公众要求李家父母下跪、往李家所开饭馆扔东西、深夜喊骂。李家曾想在受害者追悼会上道歉并提出赔偿,但最终只有一句无力的“要怎么道歉,要怎么赔偿?”所以,李家选择了关闭店面,避开人群,但即便住在偏远地方,也要终日带着口罩,在家里玻璃上糊满报纸,成为彻底“见不得光”的家庭。

《我们与恶的距离》:对人性的反思,比愤怒更重要

  在与儿子的辩护律师王赦交谈时,李妈妈痛心讲道:“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要花个二十年,去养一个人杀人犯,我不会做人的妈妈。”为给女儿寻一条生路,李妈妈为女儿李晓文改名李大芝,并让女儿告诉外人父母双亡,但奈何造化弄人,李晓文还是在职场遇到了受害人家属宋乔安,宋乔安的遭遇,也一直刺痛着她的神经。

  3. 帮助刑犯辩护而受尽谴责的法扶律师

  为人人喊打的李晓明辩护的法扶律师王赦,在一开始便被愤怒的受害者家属泼粪。受害人家属认为他丧失良心、加害人家属不愿意与他沟通、妻子要与他离婚、甚至连李晓明也难以理解王赦为何为自己辩护,很多人甚至觉得他的目的是为给李晓明脱罪。但是王赦只是想去寻找案件背后的真相,好让社会做到预防,正如他对李晓明所讲:“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平安快乐的长大,不要在遇到有人再做出类似你犯过的罪。”

《我们与恶的距离》:对人性的反思,比愤怒更重要

  《我们与恶的距离》是非常克制和理性的,它没有教化式的口吻,也没有妖魔化任何一方,只是在试图探讨一些议题:如社会为什么没有“接住”李晓明这样的人?被害人家属要怎样走出阴影?加害人家属如何自处?比起发泄愤怒,社会是否更应该挖掘犯罪背后的心理和动机,以做到防微杜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