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电竞究竟算不算体育,二者的矛盾到底在哪里?

发布日期:2018-04-16 15:07来源: 未知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在最近的一场发布会上,亚洲电子体育协会主席霍启刚将电子竞技概念纳入了电子体育,作为电竞的官方组织,他们也在积极推动“电竞入奥”,规范这个行业。
 
然而,这样的协会真的可以管理电竞吗?随着电竞的日益发展,它和体育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企鹅智库2017年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的数据来看,中国电竞产业2016年超200亿的产值,以及超1.7亿的用户规模,使其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的确,过去五年中国电竞产业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反对声也不绝于耳。其中,“电竞究竟算不算体育”是最焦点的话题之一。
 
电竞与体育:意识形态的斗争?
在这些声音中,支持者如腾讯KPL联盟主席张易加,他认为电竞选手在赛场上所体现出的拼搏精神和传统体育无异;反对者如新浪体育的魏江雷,他深深地为“电竞不健身”而担心,认为青少年天天在家“喝农药吃鸡”会严重影响体质。
 
在这里出现分歧的概念是“沉迷游戏”和“打电竞”,那么有人能把这两者完全分清楚吗?在去年的很多比赛的发布会上,这可能是传统媒体记者最喜欢问的问题之一。
 
 
 
但事实上,无论是LPL、KPL这样厂商官方赛事,还是WESG、NEST等“类传统体育”赛事,相关负责人能很难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两个概念其实并没有明显的边界。一个优秀的电竞选手在他从事职业之前,已经在普通游戏中进行了上万场排位赛,如果他不以“沉迷”的状态去提高游戏水平,那么根本不会有在电竞领域成功的机会。
 
 
 
三夺世界总决赛冠军的Faker通常会加训到凌晨4点
 
这样的案例我们也可以类比到各行各业,比如在大多数竞技体育中,有哪个奥运冠军没有在童年时期接受过远超身体负荷的训练呢?而在与他同期训练的运动员中,又有多少人站上过领奖台呢?
 
在这些上升通道狭窄的行业中,失败者的案例太多,因此而丢掉学业、阅历的人也不少,那么我们就应该对它们一通封杀吗?显然也不对。
 
所以,对“游戏沉迷”、“电竞”、“体育”这些概念进行无休止的辩驳是毫无意义的,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这个行业存在即合理。
 
 
 
电竞时代,体育组织的苦恼在哪里
在社会仍在对电竞的意义争论不休时,世界体育的掌门人很早就接纳了这类特殊的运动。早在2005年的德国柏林,桥牌、国际象棋、围棋和跳棋这四大棋牌类运动的掌门人就在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的支持下,联合创建了国际智力运动联盟(IMSA),成为了一个具有国际地位的体育联盟组织。
 
由于运动形式和特征的相近,在电竞的大潮到来后,2017年5月国际智联率先与电竞展开接洽,而在5个月后IOC国际奥委会也相继宣布承认电竞。
 
 
 
不过在当外界开始对“电竞能否进入奥运会而议论纷纷时”,体育组织们却发现办一场优质的电竞赛事却十分困难,因为除了硬件设施的准备,组织者们通常还要面对一个特殊的伙伴,游戏厂商。
 
传统体育赛事是没有这层环节的,传统体育组织者通常掌握绝对的权威和掌控力;而在电竞赛事中,当“爸爸”的却是IP持有方游戏厂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办好电竞赛事,主办方不得不扮演一个新角色。
 
 
 
而且其中麻烦事还不少,赛事主办者往往需要事先将赛事计划书送给各个项目的游戏厂商进行报批,双方有合作的意向,赛事才能成型,而这其中可能还免不了游戏授权费,而这还没完。有的厂商甚至会要求主办者与其签署部分项目的排他协议、当然还有其他很多额外的要求。
 
体育组织、行业机构、游戏厂商,电竞的权力该属于谁?
为了争夺电竞的权力,这半年间在德国体育组织之间发生的闹剧和互喷颇为经典
 
事情起因来自一场脱口秀,2018年3月,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一档脱口秀节目时,怒喷“国际奥委会接纳电竞是荒谬的”,引发了巨大反响。在节目播出的数小时后,德国电竞协会主席汉斯对这番言论进行了回应,并且搬出了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竞选时的一项政见——支持电竞、扶持入奥。
 
 
 
不料,德国体育主管机构DOSB德国奥林匹克同盟选择和格林德尔同一战线,他们拿出了这样一套逻辑:
 
 
 
如果ESBD德国电竞协会还认为自己是体育,就应该先和主管体育的DOSB德国奥林匹克同盟进行协商,但事实上ESBD直接跳过了DOSB找到了当局,并企图利用一个未经DOSB认可的政见(支持电竞),反过来对德国体育施行“政治胁迫”。
 
另外DOSB还认为,ESBD“违规越级操作”的一大目的或许在于让当局承认他们是一个官方、正规的体育组织,从而可以实现税收减免和“电竞领域自治”。
 
在这个案例中,DOSB对ESBD百般过意不去,真的只是因为“ESBD符不符合减税政策”吗?纵观全球范围内体育和电竞两者的发展,趋势呈现的是年轻人开始越来越喜欢电竞,这点在德国也十分普遍。
 
如果有朝一日ESBD在政治权威性和民心上拿到了两全,又和游戏厂商达成了良好合作,那么DOSB将彻底失去了电竞的权力,甚至失去了未来。因此,与其坐视,“从现在开始就将电竞牢牢地握在手中”便是DOSB当下最好的选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