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产业 > 产业热点 >

你知道吗:古代人这样玩体育

发布日期:2018-05-17 14:20来源: 未知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说到体育,大家都不陌生,但对于中华体育史,你了解多少呢?在成都体育学院,便有这样一座博物馆——利用文物、场景、图文等展陈手段,通过史前体育、射御、武术、休闲体育、棋类、马球、蹴鞠、捶丸、养生等板块,尽展浩瀚的中华体育史,加之研究者对历史遗留下来的体育文物的解读,让观众对藏品背后的体育故事有了更为生动的了解。
蹴鞠 宋代便有了“足球协会”
  从颇具古风设计感的博物馆大门进入,首先呈现在眼前的是史前体育单元。体育从何而来?成都体育学院博物馆李杨告诉天府早报记者,远古的先民们在聚生群处采集渔猎的生活中,创造出各种生产劳动工具,在发挥这些原始工具的使用效用时,投掷、射箭、游泳、奔跑、跳跃、攀登以及垂钓等也发展成为史前人类的教育活动以及娱乐、竞技、游戏、祭祀等文化活动,而人类最初的体育运动的雏形也由此孕育。
  蹴鞠,中国古代的一种足球运动。关于其起源,历来众说纷纭。
  1973年,河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了一件战国初年成书的《十大经·正乱》帛书,上面就有皇帝杀蚩尤后,“充其胃以为鞠,使人执(踢)之,多中者赏”的记述。此虽神话传说,但结合《战国策》、《史记·苏秦列传》等文献中有关此类事实的记载,古代蹴鞠起源于战国以前则是较为可信的事实。
  博物馆内“球类运动”单元,通过实物展示、复原当时的运动场景,分别展示了汉代、唐代、宋代时期的蹴鞠玩法和规则。“汉代的鞠是实心球,里面塞满毛发,外面裹着皮革,很柔软但没有弹性;而到了唐代,充气球的让鞠有了球胆,它的出现极大增强了蹴鞠的趣味性;到了宋代,球门变了,只有从球门上端的洞里踢过去,才算入球。”李杨介绍,宋代还出现了全国性的蹴鞠组织“齐云社”,其功能类似于现在的足球协会,“宋代的齐云社没有严格的身份限制,只要喜欢踢球并遵守‘社规’者皆可加入,因此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可以成为会员。”
  关于蹴鞠的历史,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成都体育学院博物馆馆长郝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上世纪60年代,唐豪先生根据自己的理解给汉代蹴鞠画了一张草图,这张图影响巨大。它上面的球门不是一个,不是两个,而是六个,他的根据是东汉文人李尤所写《鞠城铭》里的一句话:法月衡对,二六相当。“但用实证的方法去研究就会疑惑,六个球门怎么玩?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的理解,‘二六相当’是一边六个人总共十二人的意思。”
象棋 七人一盘棋 “刀弓弩”齐上
  中国古代的棋类活动,其产生最迟可以上溯到商周时期,主要类型包括六博棋、围棋、象棋和双陆棋等。“车走直路炮翻山,马踏斜日象飞田……”有关象棋的口诀,即使不会下的人也能念上几句。
  据了解,唐宋时期经济文化繁荣发达,一直有着盛唐富宋的说法。在唐宋时期,除了诗词都在市井中流行以外,象棋也是当时社会流行颇广的一项文化娱乐活动。天府早报记者在体院博物馆看到一张北宋时期的象棋图,有趣的是,这个棋局分为7个区域,除了大家熟悉的“马”“炮”“卒”等,当时的棋子上还有“弓”、“刀”、“弩”等字,“看来,七 个人
才 能 下得了这盘棋。”李杨笑言,不过这种下法早已失传,“纵观象棋整个的演变过程,直到北宋末年,象棋定型成了近代模式。32枚棋子各司其职,棋盘上也正式出现了‘楚河汉界’。”
  除了围棋和象棋,在中国古代还流行过六博、双陆等棋戏。六博,得名于游戏所使用的6根中空细长的半边竹管,这样的竹管称之为“箸”,用以投掷以决定行棋、类似于今天的骰子。而一套完整的博具,除了“六箸”,还包括作为棋盘的博局和12枚棋子。“其中六博最早流行于战国之时,及至秦汉达到高潮,是宫廷和民间喜闻乐见的棋类活动之一,上至皇宫贵族、下至黎民百姓都乐于此道,东汉时人著有专门的书《博经》加以记述。”李杨介绍,作为体院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汉代绿釉六博俑形象刻画了当时六博对弈的场景。“汉代壁画和画像砖石中,六博的图像甚为常见,形象地描绘了当时边对博边饮酒的情景。魏晋南北朝以后,六博戏逐渐销声匿迹。”
唐代的马球场比赛前还要泼上牛油
  一只壶,几支矢,身体前倾,扬手稳稳一掷,待矢落入壶中……古代士大夫宴饮时的投掷游戏投壶,观众都可以在体院博物馆里体验一番。除此之外,馆内还有一处复原的运动场景更是生动地再现了马球的运动场面——观众隔着玻璃往下看,可见一块唐代宫城的“毬场”。
  汉末三国魏曹植,在其著名的《名都篇》中描写“京洛少年”们郊游的情景时,曾留下了这样的诗句:“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其中的“击鞠”一词,多数学者认为此应为我国有关马球运动出现的最早记载,而这与马球运动产生的最基本条件——汉代兴盛的马术和球类运动也是相符合的。
  李杨表示,馆内的场景是根据在西安出土的马球碑复原的宫廷马球现场,可以让观众了解到在中国已经失传了的唐代打马球的场景。“唐代宫城的‘毬场’长1500尺,宽500尺,依照当时一尺等于20厘米的度量来计算,马球场的长度大约为300米,差不多有现在的三个足球场那么大。”而材质呢,马球场需要用土、小石子、细砂石、稻草灰等材质铺成,比赛前还要泼上牛油,“泼油是为了防止马在上面跑时灰尘溅起,而且晚上打着火把还能反光。再奢侈一点的,还会在马球场周边铺上锦缎。”
藏品点击宋代彩绘童子抱鞠俑
  宋代彩绘童子抱鞠俑是成都体育学院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出自河南一带。这是一个盘坐着的孩童俑,眉目清晰、雕刻精细。一只脚光着,一只脚穿鞋,两手捧着一个圆球——鞋就是球鞋,圆球就是足球。
  “这样的雕像在国内当属罕见,从它的身上我们不仅能了解宋代人在体育活动中的着装,还能得知中国传统蹴鞠的演变。”李杨说,“根据研究,当时的球胆密封性不是很好,球踢一会就要补气。这件藏品正好反应的就是比赛的间歇,童子一边休息一边给球补气的情景。”
博物馆信息
  成都体育学院博物馆筹建于2007年,2011年7月正式开馆。现有展陈面积1000平方米,藏有新石器时代舞蹈纹彩陶罐、汉代蹶张画像石、唐代仕女马球俑、宋代彩绘抱鞠童子俑、元代彩绘导引童子俑等藏品及近现代体育文献等各类展品近3000余件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