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产业 > 产业动态 >

无缘世界杯 有谁还记得与它擦肩而过的乐视体育

发布日期:2018-07-05 14:46来源: 未知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世界杯如火如荼,然而,谁又能想起曾经与世界杯失之交臂的乐视体育呢?
 
2016年,乐视体育(香港)曾以7000万美元购买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香港地区全媒体版权。
 
2017年11月30日,乐视体育(香港)将手中持有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香港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售出以3000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李泽楷旗下的香港电讯盈科,乐视体育最终以4000万美元的亏损与本属于自己的“大力神杯”挥手告别。
 
从顶峰到陨落,乐视体育只有一年。
 
曾经辉煌一时的乐视体育
 
2018年1月26日,网上曝出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因个人健康原因,正式向董事会提出辞职申请,辞去乐视体育CEO、乐视体育董事、乐视体育香港董事、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等公司所有职务。
 
乐视体育曾经疯狂一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体育的前身为乐视网体育频道,2014年3月从乐视网拆分出来独立运营,注册资本1000万元。
 
当然,其运营思路也与乐视网如出一辙。从疯狂收购版权,到做内容,做产品,比如乐视体育号称要做智能自行车、滑板车、运动相机等智能硬件。
 
2015年,乐视体育就已经具备了非常完整的产业链,打造了“赛事运营+版权内容+智能硬件+增值服务”四大业务板块。
 
在外界看来,乐视体育作为一个明日新星冉冉升起。
 
随后,乐视体育获得投资机构热捧:
 
2015年5月,乐视体育首轮融资规模8亿元,分A轮和A+轮两个阶段,A轮由王健林旗下的万达投资领投,A+轮由马云(微博)旗下的云锋基金领投,阚治东旗下的东方汇富和王思聪旗下的普思投资等7家机构和个人跟投,估值为28亿,并同时将注册资本增加为2.96亿。
 
2016年4月,乐视体育B轮融资80亿元,股东名单包括海航资本、中泰证券、体奥动力等。该轮共融得资金80亿元,公司估值达到215亿元。
 
关于B轮的融资细节,据2016年4月12日,乐视体育正式公布的B轮融资的细节显示,该轮融资由海航领投,中泽文化联合领投,安星资产、中金前海、新湃资本、象舆行投资、中泰证券、体奥动力、中建投信托、中银粤财等20多家机构,以及孙红雷、刘涛、陈坤、霍思燕、杜江、周迅、贾乃亮、陈思诚、马苏、王宝强和陈晓等10多位明星个人投资者跟投。
 
一时间,乐视体育风光无限。
 
只是,还没有两年,乐视体育就开始陷入窘境——如今的乐视体育,公司核心版权业务因资金危机几乎转售殆尽,职员数量从巅峰时的逾1000人锐减至不足几十人,其中一座办公大厦人去楼空,留下来的人也时刻为是否能按时领到工资担忧。
 
2017年5月26日,乐视体育宣称完成25亿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雷振剑称找到了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拿到千亩土地加数亿现金,部分新老股东也计划出资增持股份,公司则从版权内容运营商转型成为体育小镇的开发和运营商。
 
只是后来,乐视体育的B+轮资金并未到账。
 
从天堂到地狱,乐视体育来的快,去的更快。
 
乐视体育大厦的坍塌
 
估值如此之高的乐视体育,怎么就凉了呢?
 
说来话长。
 
根据媒体报道,乐视体育宣布融资半年后,在2017年元旦左右,乐视体育就因拖欠款项,被新英体育“威胁”乐视体育掐断信号,最后事件以乐视体育付款收尾;
 
2016年11月,乐视体育曾因资金问题从而无法转播ATP年终总决赛的现象。
 
既然融资80亿人民币,那么乐视体育缘何资金紧张呢?
 
这要回到一个特殊的历史背景,那就是在2016年,乐视集团遭遇一场事关存亡的“打击”。
 
在这一年,贾跃亭和他所创立的乐视集团在生死挣扎——2016年11月2日起的4个交易日内市值蒸发超过128亿元,后来,这个内部危机被所有人所熟知,伴随着创始人贾跃亭一篇5000余字的公开信,还有随后一份长达两万字的与腾讯科技的采访实录,以及融创的入局,乐视集团资金链断裂的事情人尽皆知。
 
这直接让乐视体育受到牵连。
 
某乐视体育某重要投资人股东的民事起诉书显示,他曾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起诉书,指控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违反公司章程,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亿元巨额借款,其要求被告人赔偿股东损失1亿元。
 
此外,据媒体调查显示,自2016年4月至2016年6月,乐视体育陆续分多次向乐视控股打款约42.67亿元。一家名为“德清凯佼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机构股东查阅乐视体育财务资料时发现了这一问题。
 
其次,如果说受到母公司牵连是一部分的话,那么最大的问题还是乐视体育自身,由于盲目扩张而导致的资金紧张。
 
在乐视宣布融资A轮、B轮之后,乐视体育一度曾陷入买买买的节奏,比如13亿元购买中超版权、3亿元收购章鱼TV等大手笔,甚至,乐视体育还曾召开董事会讨论购买运动社交平台咕咚,直到万达和云峰的董事明确提出反对意见才作罢。
 
于是,在疯狂的购买之下,乐视体育的资金问题开始暴露——前期支付了相应款项,后期资金被乐视生态占用,乐视体育再也没有足够资金支付剩余版权费,乐视体育只能能拖欠的就拖欠,于是,再也没有合作伙伴愿意将版权卖给乐视体育。
 
恶性循环之下,乐视体育开始陷入恶性循环,业务萎缩,融不到新的资金,裁员,然后业务再萎缩。
 
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资金问题是一个方面,最根本的问题是乐视体育自身也存在严重问题,无论是运营还是内容都有严重问题,
 
客观来说,乐视体育模式不错,比如从产业链来说,资源、传播、体验、衍生服务,乐视体育都有涉及,通过重金投入版权领域,拉高起步门槛,促进自身的广告、营销、付费会员进而进入体育的生态系统,是一个从简单的视频媒体网站发展为基于“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增值服务”的全产业链体育生态型公司。
 
然而模式很好,可惜运营跟不上。
 
乐视体育曾被网友曝光解说不专业,“山寨”解说词,一个直播体育节目的平台,可见解说的重要性,好的解说可以让一场平淡无奇的比赛妙趣横生,而三流的解说只能让球迷对一场精彩对决犯困打盹。
 
不是乐视不想做好,而是想做的“太多了”,结果哪个都做不好。
 
比如,乐视体育有大量内容需要编辑、剪辑、推荐、宣传,毕竟花大价钱购买了大大小小赛事的版权310项,在此背景下,对相关运营部门来说则是压力山大,面临不小的挑战——从2014年成立到2016年年底,两年时间 乐视体育急速扩张,原本为烘托体育氛围的乒乓球台、桌球台等俨然变成了办公场所,内容运营团队人人数最多时达到300人,尽管如此,对每一个赛事及项目都需要团队运营的压力来说,这点人远远不够。
 
这还不包括运营的水平及质量。
 
同时300多个项目需要编辑、推荐,这对于一个成熟的运营团队都是一个挑战,正常来说,这支成熟的运营团队即便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运作,也不能保证每个项目都是精品。更何况这支运营团队并不成熟,于是,在此背景之下,乐视体育的运营我呢提频发——在乐视体育独立运营以后,其产品和技术方面的问题也是频频暴露,就连搜索引擎等最基本的问题,也视而不见。
 
困境之下,只能不断变卖家产寻求生存。
 
世界杯版权就是其中还不错的家产。
 
2017年11月30日,乐视体育香港手中持有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香港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已经售出,李泽楷拥有的香港电讯盈科以3000多万美元接盘。此前,乐视体育买入的版权价格达到7000万美元,且尚有1400万美元未付清。这样看来,单就香港世界杯版权,乐视体育这一买一卖就净亏损超过4000万美元。
 
有趣的是,帮助乐视体育完成出售工作的是当代明诚副董事长、双刃剑体育总裁蒋立章,也是乐视体育COO于航离职以后去的公司。在此次出售版权的交易中,于航是否在其中起到了牵线的作用,也无法得知。对自己的老东家,于航并不想评论太多。
 
对于在职员工资都难以发放的乐视体育来说,这样一笔赔本买卖,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金压力。
 
只不过,卖完之后,留给乐视体育的家当并不多了。
 
接下来乐视该怎么办?
 
“公司高管已经出面与股东沟通下一步重组计划。股东希望公司与员工真诚沟通,正面告诉留守员工,未来存在多种可能性,或有迟发工资、缓上社保的可能性。公司感谢继续留守的员工,同时也会给予无法继续坚守的员工多发一个月工资表示感谢。”内部员工转述了乐视体育高层的态度。
 
2018年3月20日,乐视体育启动新一轮裁员。主动离职者可以得到一个月工资的补偿,而留守者的未来则是一片朦胧。
 
世界杯如火如荼,然而乐视体育的前程却是一片黯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