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竞技体育 >

推迟到校,能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吗?

发布日期:2018-03-13 19:14来源: 未知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2018年寒假即将结束,浙江省教育厅发布了一则指导意见,要求在全省范围内指导中小学实施推迟上学,几乎就在同一天,黑龙江省也发布了推迟上学时间的规定。接踵而至的两则消息,迅速激起了千层浪。
 
  是减少负担还是增加麻烦?
 
  两省的政策具体细节异常相似。浙江省教育厅发布的《关于在小学施行早上推迟上学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小学一二年级学生早上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冬季还应适当延迟。
 
  而黑龙江省印发的《关于推后全省中小学生早晨到校时间的通知》,要求从3月1日新学期开学起,全省小学生、初中生早晨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高中生早晨到校时间不得早于7∶30。
 
  两地教育部门出台政策的出发点也来自同一初衷。浙江省的指导意见表示,早上推迟上学时间,“以确保小学生每天有10小时的充分睡眠时间和充裕的早餐时间、从容的上学时间,促进学生身心健康。”黑龙江省的《通知》,目标则是,“家校配合保证每天小学生10小时、初中生9小时、高中生8小时睡眠时间。”
 
  对推迟到校时间这事儿,石家庄市民刘先生一提起来就很激动,儿子小嘉去年刚上一年级,老师要求7点40到校,他每天七点半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顺路去上班刚好赶得及,要是推迟到8点,他肯定要迟到。“孩子爷爷奶奶过来时,还能帮着送,如果老人回了老家,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办,难道把孩子一个人放到学校门口等着开门?”
 
  市民李女士则表示,这消息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李女士说:“我儿子在石家庄裕华路小学上三年级,从他小学第一天起,学校一直要求的是8点到校。”李女士家和工作单位都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所以就算孩子到校时间再延迟一会儿,她上班也不至于迟到。
 
  李女士说,自己儿子写作业慢,经常磨蹭磨蹭拖到九点多写完,十点才睡觉,然后第二天七点多起床上学,到校时间延迟一会儿的话,就能多睡一会儿。
 
  以学生为本的善意之举
 
  睡眠时间不足是我国中小学生面临的一大问题,有调查显示,我国7成以上中小学生睡眠不足。
 
  从健康的角度来说,慢性睡眠不足对儿童学习记忆功能的损伤具有隐匿性和不可逆性。如果孩子长期睡眠不足,其记忆力、运算能力就会下降,比如英语单词前背后忘,做题目总是粗心。
 
  造成这一现象的元凶无非是两点,一是作业量太多,二是在校时间过长。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现在我国小学生和初中生平均在校时间分别为8.1小时和11小时,比国家规定的最高时间分别超出2.1小时和3小时。
 
  所以,舆论一直在呼吁,减轻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少留作业,推迟到校时间,让孩子多睡一会儿。甚至地方两会时,有人大代表多次提出议案,建议教育部门推迟孩子的上学时间。
 
  一些地方教育部门,早已经注意到这些呼声,并落实到了行动上。几年来,重庆、宁波、长沙以及贵州等省市陆续实施了“推迟到校时间”的政策,而近日浙江、黑龙江等地,省一级的举措密集出台,从而引起了舆论的热议。
 
  因为早前对学生睡眠时间应当得到保障这一点,社会各界包括家长已经达成了广泛的共识。所以,对“推迟到校时间”的政策,舆论基本抱持了乐见其成的积极态度。
 
  各大媒体在评论两地教育部门的举措时,大都使用了暖心政策、凸显教育的“温度”、有益的尝试等词语。的确,浙江和黑龙江的教育部门此前已经就此问题进行过深入的调查和调研,广大家长和学生表示对“推迟到校”有着强烈的期盼。
 
  以刚性的政策来减少学生的在校时间,他们的做法既是以学生为本,尊重教育教学规律,也回应了社会关切,顺应了公众的意愿,可以说是真正的善意之举。
 
  减负的每一步都是有意义的
 
  在很多人为这一政策叫好的同时,质疑声也一直存在。
 
  不少父母像刘先生一样,面临着现实的两难选择,一方面孩子能多睡一会儿当然是好事,但另一方面,作为双职工家庭,孩子到校时间延后,会跟父母的上班时间冲突,那意味着谁送孩子上学成了一个不好解决的大难题。
 
  当然,从浙江和黑龙江两地公布的政策细节来看,推迟到校并非是一刀切的死规定,部分家长的后顾之忧,也在教育部门考量的范围内。两地针对个别家庭确实需要孩子早到校的,都设定了一定的弹性时间区段。浙江的《指导意见》还要求,学校应妥善合理地安排早到学生的在校活动。
 
  不过,也有网友对“弹性入学”并不赞同,名义上照顾部分家庭的需求,最终导致不少学生像过去那样早早到校,岂不意味着政策成了空话?
 
  对此,墨攻在发表于《南方都市报》的评论《不能让“推迟上学”的改革善意被消解》中写道,“评价一项改革的成效,要看老百姓高不高兴、答不答应。新政允许特殊情况的家长送孩子提前到,这意味着不会折损这些家长的利益。对于没有时间冲突的家长而言,则可以说新政改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在墨攻看来,实施一项改革后,即使A群体利益受损,B群体受益,但只要利益增量大于利益减量,这样的改进也就有其价值,“具体到推迟上学的案例,如果受惠的家长更多,这一改革也就该推进”。
 
  除此之外,很多人表达了进一步的忧虑,仅仅缩短学生的在校时间,并不能从根本上达到“保证学生睡眠时间充足”的目的。
 
  马涤明发表于《光明网》的文章《小学生睡眠比分数重要》质疑道,“这节约出来的时间能否真正成为孩子们睡眠、休息和活动的有效时间,取决于恶性竞争观念能否从家长脑中革除,让素质教育真正回归。”
 
  显而易见,真正做到彻底减负,还孩子一个轻松愉快的学习时光,仅仅仰仗单一的“推迟到校”政策,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更加系统、深入的改革。
 
  但“推迟到校”终归是为孩子多睡一会儿提供了善意的政策支持,无论如何,在教育负担过重的大背景下,为孩子减负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有意义的。
分享到: